中甲

高冷阴夫第五十九章

2019-09-09 14:1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高冷阴夫(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花海民居

看戏?

我和王佐同时瞪大了眼睛,郭叔点头说没错,就是去看戏。这次欧阳家不仅请了你们和我,还请了好多同行,还有佛教的一些师父,摆明了不解决麻烦誓不罢休。

那可真的太好了。

我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这么多人都去的话不管结果如何,过程一定很精彩,对急于长见识的我来说是很好的一次机会。同时又有些感动,郭叔是怕我们冒失的上门送死,才赶紧找来。

当下我们收拾好东西后直接打车朝西湖别苑赶去,本以为这别墅肯定在西湖附近,事实上这里压根和西湖不沾边,处于杭州郊区,周围建筑希少,到处都是花草树木,环境没的说。

在距离别墅还有两三里路的时候我们就远远看到那上空浓郁的阴气,将整个房顶团团笼罩住。

好强的怨气!

王佐皱着眉头叹了1声,接着看向郭叔。后者微微一笑说稳着点,遇到什么事都不能慌。

等我们下了车发现别墅门口已经停了好多车,却不见人。这时候有一门童走上来问我们是什么人,报过姓名后他通过对讲机跟里面确认了下,才开门带我们进去,看得出来欧阳家在封闭消息。

顺着大路往前走了几百米进了1楼大厅,看到里面有很多人,这些人分开而坐一旁是衣着五花八门的道士而另外一边全是秃瓢。这两帮人针尖对麦芒,相互看对方不爽。

居中主位上一名中年皱着眉头看着这些和尚道士,欧阳艳萍就站在中年身旁,想来这中年便是她爸爸。

见我们进来,欧阳艳萍赶紧招呼我们坐下。之后那中年清了清嗓子说有劳各位大师远道而来,在下诚惶诚恐。只因小女遇到了麻烦,还需各位鼎力相助。

欧阳先生,我等已经大概了解了大小姐的事,只等今夜那东西现身,必将它拿下。

他刚说完,道士阵营中坐第一把交椅的白胡子老头就开口回道。话虽然是对家主说的,眼神却轻蔑的朝对面的和尚们瞟去。

欧阳檀越大可放心,有我们众佛门弟子在,可保施主一家无恙。

一名大和尚伸手撑在嘴边,风平云淡的接了1句。

只怕是纸上谈兵,这东西已然成凶煞,岂能是你们念几句经文就能降服得了的。我看你们,趁早还是回山里打坐去吧。

白胡子老头显然跟大和尚不对付,直接顶了1句。后者两眼一瞪:你说甚么!

两位大师、两位大师息怒。在下请你们来是为了解决麻烦,还请二位化干戈为玉帛,莫要再争执。

欧阳艳萍的父亲赶紧上前和稀泥。他们两个还是要给家主面子的,对视一眼纷纷坐回原位。随后安排我们吃饭,期间我们三个坐在角落里,就趁机问郭叔那两人是谁。

那白胡子的是茅山的现任掌门毛小方,他都亲自来了这楼里的东西也就不足为惧了。至于那大和尚,我只知道他是禅宗一脉的,具体并不了解不过他既然能跟毛小方对等,实力自然不一般。

郭叔简单的解释了下,我和王佐听完都激动起来,期待着晚上他们做法的时候能偷学个一招半式。

吃过饭距离午夜还有四五个小时,是我们的自由活动时间。这些道士以及和尚们都各自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小声交谈着什么。闲来无事我提出出去走走,透透气。

郭叔说自己年纪大了懒得动,让我俩自己去玩,别误了回来的时间。说完他背着手扎进那群道士当中,自来熟的侃了起来。

我们两个绕着主体建筑转了一圈,发现除了房顶聚集的那团阴气外,再没有其他异常。可能是因为身处郊区,这别墅自带一股冷清,风随便一吹都会带来寒意。

要不,出去走走?

王佐的弦外之音是要不出去找找线索,因为欧阳艳萍说了这东西是她从婆婆家回来后才出现的,之前并没有。

这东西既然具有这么重的怨气,那它在附近肯定留下过痕迹。那些同行们上来直接从楼顶入手,着实有些心急了。

那走吧,朝西去。

我大概看了看,觉得这别墅周围只有西方风水飘飖不定,隐隐有气雾相冲的景象。若那东西真的留下蛛丝马迹,一定就在这个方向。

王佐冲我竖起大拇指,表示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由于别墅面朝东方,我们要朝西去就只能走别墅周围的小路。

之前就说了别墅两旁满是花的海洋,而眼前的小路就是花海中间的通道,上面长满了草,踩上去无比舒服。我笑着说有钱人真会享受,住这么大的房子不说,还专门用花将房子包起来。

王佐摇头说那也未必幸福,要是我宁可选择粗茶淡饭,就像小时候和师父在一起。说着他沉默了,我知道他想师父了,也没再说话。虽然我在师父临终前才拜师,但她却把毕生所学传授与我,这让我对她的感激与王佐相比,有过之无不及。

两个人闷不做声的朝前走,直到小路尽头,我们被两扇紧闭的大铁门挡住。

抬头一看才发现这儿竟然有一处小院,黝黑的大铁门是从里面锁着的,本不想打扰主人,但走了这么久原路返回又舍不得,抱着试试的心态我敲了敲门,想问主人就近有没有其他小路可以让我们向西去。

吱呀1声,铁门被打开,随后一名三四十岁的妇女走出来,脸上露着笑意,还带着些许疑惑。

阿姨您好,打扰一下。

我赶忙奉上笑脸说您家有后门吗,或者说附近还有小路吗?

你们要朝哪儿去呀?

妇女问道,说实话她声音很刺耳,有种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味道。好在她脸上始终挂着笑意。

朝西边去。

不行!

没想到我刚说完,本来笑吟吟的妇女脸色刷的就变白了,猛挥双手说你们不要去西边,西边有鬼呀,好多的鬼。

我和王佐听完直接对视一眼,发现他眼神里也浮现出激动的神色。毫无疑问,如果西边真的有鬼的话,十之八九和西湖别苑的那东西有关系,或说根本就是那东西!

只是我很奇怪,这妇女是什么人,怎么遇到了那东西还活着,要知道好几位同行已经死在它手里了。而且,我隐隐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我们就这样发现那东西的踪迹,会不会太过容易了?

可她满脸的惊骇与不断摆动的双手都表明她没说谎,她的恐惧是发自内心的。

阿姨你别激动,我们只是想去西边玩玩,再说了这世上哪儿有鬼呢。

王佐见她太过恐惧,就安慰道随着打了个马虎眼,不动声色的进了门,由于我们已看到她家里的确有道小门。

我没骗你们,真的有鬼,后面有好多好多的鬼,他们是要吃人的,千万别过去。

我俩进门后,她还不放弃,紧紧跟在后面不停地说道。

我们真的是去玩,不会动你的东西的,要末您和我们一起过去转转?

像这类农家小院周围的东西,多半就是主人栽种的。她极力阻止我们,有可能只是怕我们偷东西,所以我就以退为进的说道。她听了脑袋摇成拨浪鼓说那你们去吧我可不去,要是被鬼害死了可千万别来找我,我可是提醒你们了的。

放心吧,没事的。

拜别妇女,我们继续往前走了半天,周围依旧是花海。空气中隐隐已经有了阴气,看样子前面真的有东西,我越发的激动了。

王佐却突然开口:不对劲!

宝宝吸收不好怎么办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的原因
老人晚上尿多该吃什么药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