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摘星大陆 第三十四章 我很期待

2020-01-13 20:18: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星大陆 第三十四章 我很期待

日子从指缝间悄然滑过,转眼便过去了三天,青玄学院中冷清的气氛也渐渐变得热闹了起来,因为又到了一年一度新生大会的日子。

李晨安早早便来到自己学生的院落之中,看到连晨等人已经整装待发不由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他的目光落在连晨身上的时候不由一愣,总觉得这个少年较之前几天似乎有一些不一样,气质举止中隐隐有些不同,但却説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同。

李晨安挥去心中淡淡的困惑,微笑的看着自己这六位学生:“怎么样,可有信心?”

“信心当然是有的!”林枫爽朗的笑着,今日的他穿了一身紧身的蓝色衣袍,一柄青锋长剑被他倒提在手中,阳光而又英俊的脸上充满了自信。

“可惜就是实力不太够。”安陌茹在一旁毫不给面子的出言打击道,她今天和开学时一样,穿上了那件淡粉色的衣裙,满头长发散落,精致的小脸显得可爱无比。

安程影和安程风两人在一旁无奈的苦笑,他俩跟在自家小姑身边早就习惯了自家小姑的性子,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安陌茹和林枫一遇到就吵个不停,互相彼此之间冷3□dǐng3□diǎn3□小3□説,嘲热讽,似乎上辈子是仇家一样。

果然不出这二人所料,林枫听到这话马上转过了头来反唇相讥:“你这个前两天刚刚进入先天境中期的小丫头实力不够,可不代表我实力不够!我昨天刚刚跨入先天境后期了,所以就算遇到苏家之人,谁胜谁负还都是两説。”

“嗯?”安程影听到林枫的话不由一愣,脸上有些惊讶之意:“林枫同学已经达到先天境后期了?”

林枫骄傲的diǎn了diǎn头,然后有意淡淡的瞥了安陌茹一眼。

安程影无奈的摇头,略显惭愧:“我和程风也不过还是先天中期,没想到林同学先行一步。”

受到同窗这样的称赞,林枫似乎并不懂什么是谦虚,而是看向一袭白衣院服的萧紫烟:“不知萧同学是否晋入洞玄?”

这一问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萧紫烟身上,李晨安也很期待的看着这位表情冷漠的少女,毕竟自己有赌约在身,若是能有一位洞玄境的学生,虽説不至于就此取胜,但也不会输的太难看。

萧紫烟有些不适应被同伴的目光集火,尤其是当她看到连晨平静而温和的目光投过来的时候,不由心神微乱,于是赶忙开口:“前几日刚刚突破成功,只是没能来得及去元灵楼,体内的元气并没有积累多少。”

听到萧紫烟成功突破,李晨安脸上的表情明显舒展了许多,他很满意的对萧紫烟报以和煦的笑容,亲切的説道:“没有四星评定进不了元灵楼确实有些麻烦,不过无妨,这次新生大会会对成绩优异的学员直接进行星级奖励,据説最高可以直接赠予六星评价,以你的境界,至少也可以拿到四星的评价,所以新生大会结束之后你就可以进元灵楼中修行了。”

林枫显然被萧紫烟的妖孽再次打击到了,本来他以为自己这次跨入先天后期可以追上萧紫烟,却没想被越落越远,听到李晨安与萧紫烟提到的摘星楼,从沮丧之中抬起头,很是迷惑的问道:“元灵楼?是什么地方?”

“元灵楼是玄境修行者加快吸收天地元气的地方。”李晨安缓缓的解释道:“洞玄境修行者灵识入体,可使经脉疏通,从而引天地元气入体,通玄境体内经脉已经基本通彻,天地元气在体内经脉中可自行循环。所以修行自玄境开始不仅要锻炼灵识,还需要从天地间汲取元气。元灵楼是青玄学院自己修建的一栋普通的楼,只是在楼中有着聚灵阵法,天地元气比外界浓厚许多,所以极其适合玄境修行者在其中修行。”

安陌茹用力diǎn了diǎn小脑袋,表示自己听懂了李晨安老师的讲解,然后她微微歪头,很好奇的看着那个平静而又沉默的少年:“连晨哥哥,你现在是什么境界啊?”

今日的少年身着素静的白色院服,干净利落,一柄古朴的长剑被他背在身后,青铜剑鞘上爬满了锈迹,连晨看着可爱的小姑娘好奇的目光,不由微微一笑,伸出手揉了揉安陌茹的脑袋:“境界这种东西又不是特别好验证,我説我是通玄境你信吗?”

安陌茹恼火的把连晨的手拨开,认真的梳理自己凌乱的头发:“信!我信你个大头鬼啊!”

李晨安微微一笑,对着自己几位学生説道:“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今天是新生大会的第一天,迟到总是不好的。”

连晨等人diǎn头称是,于是一行七人便向着新生大会开办的方向——演武台走去。

一路之上安陌茹和林枫依然吵个不停,其余几人在一旁面带微笑的听着,只是安程影和安程风在听到林枫称呼“安妹妹”的时候脸上的肌肉总是会不自觉的抽动一下。

演武台的看台上已经坐了很多人,其中白色衣袍的新生占了将近一半,这一届青玄学院总共招了一千余人,可是到现在成功跨入先天境的不过一百人出头,其余的学生没有参加新生大会的权利当然要来这场地看看那些与自己同届的天才能厉害到哪种程度。看台上的其余人就是高年级的学长了,黑、蓝、紫、绿色院服的学生三两成群,懒洋洋的坐在座位之上,显然把这新生大会当成了自己修行之余的消遣活动。

眼尖的连晨甚至在看台上找到了几位红衣的学长!要知道青玄学院的院服颜色是一年与一年不同的,按照红黄蓝绿紫黑白的顺序一次发放,连晨他们这一届新生领到一身素白的院服,那也就意味着红色的院服是青玄学院目前最高的一界!

当然,看台上不穿院服之人也很多,有几位明显不是学生模样的中年人潦草的坐在看台之上,一旁放着瓜果酒水,看样子像是没课无聊的教习、老师之类的。

李晨安带着这几位少年径直走到了评委席前,向一位斜靠在躺椅上头发花白的老人恭敬行礼:“副院长,我带我的几名学生来抽签。”

老人眼帘微耷,看清了来人,含糊不清的説到:“小李啊,嗯去。”

老人把签筒直接丢了过来,李晨安摆了摆头示意几名少年从桶里抽出自己的签来,待连晨等人都拿到属于自己的竹签之时,李晨安再次吩咐几人把签号登记,然后再度恭敬的向副院长行了一礼,才带着自己的几位学生向着休息区而去。整个过程之中,那位副院长都懒洋洋的眯着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老师,这竹签上的号码有什么意义?”安程影左手握着这根刚刚抽到的竹签,不解的向李晨安请教。

李晨安随意的接过安程影手中的竹签,看了一眼上面的用朱砂描绘的数字:“七号?嗯运气不错,看来你第一轮可以轮空了。”

“啊?”安陌茹也凑了过来,可怜兮兮的对李晨安老师説道:“老师,我是五号,能不能轮空?”

“可以。”李晨安微微一笑,然后开口解释:“本次新生大会总共有一百一十二人参加,总共有一百一十二根签,第一轮比试前十六号轮空,第十七号和第一百一十二号对战,第十八号和第一百一十一号对战……第六十四号和第六十五号对战。本轮结束剩下的六十四人再按照剩下的签号相邻两人对战进行第二轮。”

耳旁响起安陌茹的欢呼声,连晨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号码牌,上面赫然写着“十七”,不由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这运气可真算不上太好,只差一个数便可以休息一轮了。不过多上台走一场似乎也没太大的关系,连晨默默思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境界,有一种叫做自信的力量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新生大会总共进行两天,第一天是比试最多的一天,四个擂台同时开启,四场比试同时进行,总共进行完四轮也就是説决出八强之后,今天的比赛才算结束。”李晨安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有关新生大会的规则,而连晨却没有再认真听。

他站起身来,眯起眼睛看向评委席,苏家的六人在脸上有一道刀疤的钟林雨带领下,向着这边气势汹汹的走来。李晨安也感应到了什么,停止了讲述,回过头来,与钟林雨的目光碰了个满杯。

钟林雨走到李晨安面前,衣摆在风中招摇,裂开嘴一笑,笑容在他带有刀疤的脸上显得分外诡异,轻轻説道:“我很期待。”

李晨安迎上他的目光,脸色平静而又温和,温文尔雅的一笑:“我也很期待。”

丽水市人民医院
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护国寺中医医院
治疗癫痫最的方法
汕头什么医院治妇科
昆明牛皮癣医院到哪家权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