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对公开性的考验切尔诺贝利的震撼

2019-08-12 00:44: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对公开性的考验:切尔诺贝利的震撼 2014年12月24日08:36 来源:第一财经 [苏联科学院院长阿纳托利·亚历山德罗夫和中型机械制造部部长艾菲姆·斯拉夫斯基在政治局会议上这样说道:“(事故)没什么大不了的。”] 改革年间,仍然有大量的对于公开性的讨论。比如说,我对索尔仁尼琴的说法感到惊愕。他说:“戈尔巴乔夫的公开性毁掉了一切。”他在不同的场合多次重复这句话,我决定不再对他的说法置之不理。我在莫斯科举行的报纸总编国际峰会上就这个问题说:“尽管我对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表示尊敬,但我不同意他的说法。没有公开性就不会有改革,没有言论和自由就不能开始民主进程。” 但是,大多数苏联人和现在的俄罗斯人以及西方民主社会的人都能认识到公开性作为自由的条件和作用。对于苏联领导层而言,这就是说必须对人民讲有关国家和世界的实情。但最重要的,公开性是解释新的政治路线的工具,它也是发动人民积极、独立和有意识地改善社会的主要方式。 公开性还将环境问题引入公共舆论的视野范围。如果将环境问题列为此前的讨论禁忌也是不符合事实的。在斯大林时代,有人撰写了关于森林面积减少和在“伟大舵手”的指示下建成防风林的重要性。在赫鲁晓夫时代,发生过针对土地水渍和盐碱化问题的抗议活动。在勃列日涅夫时代,也曾公开发表过多份有关贝加尔湖、咸海、拉多加湖、里海和亚述海的严重环境问题。 但是,还存在着绝对不准逾越的严格界限。人民能知道的信息十分有限,完全不知道由于野蛮对待大自然所造成的巨大灾难。 着名作家参与了保护大自然的战斗:瓦伦丁·拉斯普金保护贝加尔湖;谢尔盖·扎利京保护伏尔加河;奥尔扎·苏莱曼诺夫保护塞米巴拉金斯克附近的核试验场;维克托·阿斯塔菲耶夫保护西伯利亚的森林与河流;瓦西里·别洛夫保护俄罗斯北部的森林;伊凡·瓦西里耶夫保护非黑土地地区—“黑钙土”(他的文章的主题是农村的灭亡就意味着国家的灭亡)。公开性揭示了社会上盛行的掠取大自然的心理:本世纪的资源足够用了。 公开性让公众了解到90个城市,实际上包括苏联所有的大工业中心的大气污染量超标。当人们发现他们的基因库受到损害的时候,全国各地弥漫着痛苦和不满。 此时,我们不得不决定首先停产和关闭约1300个污染源企业。当然,尽管遇到经济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反对,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政府站在公众一边。那些生产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公司,获得了采取应急措施以达到环境要求和标准的机会。不过,其中的不少工厂被永久性关闭。我们还避免采取过激行动。显然,不能武断地出台牵涉到土地的决定。一些狂热人物要求停止一切灌溉工程。我对此表示反对,表示我们不能走火入魔。人们对我们的警示十分正确:我们对自己面前行动的长期后果一无所知,但上帝告诉我们要合理地用水。美国的气候比我国温暖,灌溉面积多出2500万公顷。我们反对野蛮的灌溉方式,而不反对灌溉本身。 对公开性形成重大考验的时刻就是切尔诺贝利事故以及对这场事故的态度。切尔诺贝利确实打开了我的视野,包括我国科学界正在发生什么事、核问题对于我国安全的影响和核工厂工人的能力如何等。 切尔诺贝利暴露了我国在中型机械制造方面存在的严重问题。中型机械制造是我国经济最重要的工业部门,承接了主要的国防和核武器订单。这个行业的工人和干部为国家做出了重要贡献,但也导致了不愿做自我批评和感缺失的问题。 苏联科学院院长阿纳托利·亚历山德罗夫和中型机械制造部部长艾菲姆·斯拉夫斯基在政治局会议上这样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之前也有工业反应堆发生过同样的情况,他们都解决了。为避免核辐射,就需要多喝水、吃东西和睡好觉。”这种十分不靠谱的“个人经历”与他们杰出科学家和管理者的身份极不相符。 当时,我们仍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发生了爆炸、核物质被抛向了天空,还是发生了事故或火灾?总之,情况是如此不清楚,以至于我们在最初两天无法对公众披露任何事实。但我们采取了行动,知道切尔诺贝利工厂发生了特别危险的事情。 我们成立了一个政府委员会,成员包括核电厂和辐射学方面的专家、医生和环境监测组织的代表。苏联科学院和乌克兰科学院也成立了一个委员会。 但迟至4月27日,我们从委员会收到的情况报告仍然包含着许多推诿,都是临时性的推测,没有任何结论性的东西。雷日科夫、利加乔夫和谢尔比茨基都在事故发生后的前几日到了事故地区视察。关于事故的更多细节开始披露出来。很显然,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人的安全。 包括超过20万儿童在内的100万人获得了医疗救助,普利皮亚季市的市民被撤出重新安置。第一张辐射污染图绘制完成后,科学家断定污染区内已经不适于人类生活。大撤离开始了,最初是从半径10公里的区域内撤离,然后扩大到半径30公里撤离。居民并不愿意撤离,必须采取强制措施才能完成撤离工作。5月的最初几天,撤离的人数大约为135000人。 我们必须防止放射性物质由土壤渗入第聂伯河,为此派出了防化部队,运来了必要的设备来进行封闭反应堆的作业。起初,我们最担心基辅和第聂伯河的命运。之后,我们得知白俄罗斯受到的打击最大,尤其是莫吉廖夫市。 莫斯科、列宁格勒、基辅和其他城市的科研机构必须连轴转来解决数十个非同寻常的难题。许多人主动要求被派到切尔诺贝利参与救援。在十分煎熬的最初几天里,就像我国历史上经历的其他困难时刻一样,人们显示出了最优秀的品质:无私、博爱、同情和在紧急情况下乐于助人。 用于减缓爆炸直接影响的费用为140亿卢布,此后用于善后工作的费用更多。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家并未提出不同意见,认为我们已经采取了有可能做的必要措施。 平心而论,在最初的几天里,我们并不清楚这场灾难所造成的影响到底是国内范围的还是国际范围的。这种情况不明的状况导致谣言四起和惊慌蔓延。当时和现在,人们一直在批评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中央政府所采取的行动。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人对受到影响的居民的遭遇表现出不负的行为。如果未能及时采取一些行动的话,那也更可能是由于信息和效率的缺乏。对紧急情况未能做好反应准备的不仅仅是政治家,还有科学家和专家。 “30年里,我们从你们——科学家、专家和部长们——那里听到的是,这里一切都很安全。你们认为我们会把你们视为上帝,但一切均以失败告终。结果表明部长们和科研中心都毫无控制能力。整个体系都弥漫着奴性、谄媚、宗派主义、打击异己、文过饰非和领导者中的私人和裙带关系。” 5月中旬,我发表电视讲话,对受害者表示同情,谈到了已经采取和将要采取的措施,对事故发生后勇敢地参加清除工作的抢险人员表示敬意。好几个国家的政府、公共组织和公司运来了消防设备、机器人和医药用品。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团结之战。与苏联公民并称为切尔诺贝利英雄的有美国医生罗伯特·盖尔、保罗·特里萨奇和国际原子能机构主席汉斯·布利克斯。 政治局内部有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主张有关信息应当逐步公布出去,以免引起恐慌和造成更大的损失。另一种意见则主张,收到的信息应当立即、全部公布于众,不加任何限制,唯一要做的就是要确保信息的真实性。后一种意见最终占了上风。 “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隐瞒实情,无论是关于正在处理的实际问题,还是我们对工作所做的解释都是如此。我们要对情况的评估和得出的结论负。要在人民和世界的注视下做我们的工作。我们决不能只是采取折中的做法或是隐瞒真相。对于事故全面信息的披露是十分必要的,而懦夫的政策是可耻的。” 对于我而言,这是改革时期的重大关头之一,也是我人生的重大关头之一。我们必须忍受艰难困苦,进行反思,得出结论,面向未来。可以这么说:我的人生分为两大时期,即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前和之后。 现在,确保能源供应再次成为中心问题。非再生能源已经到了即将耗尽的边缘。科学还没有找到解决能源问题的根本途径。我们再一次看到了建设核电站的热潮。 长期以来,我反对发展核电。但现在,我对形势有了理解,也就是说我已经详细地看到了国际社会无法离开核能而生存下去的现实。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考虑到我们今天所拥有的所有经验,就需要建设核电站。这关系到反应堆本身、管理系统、安全系统,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这些十分重要、复杂和危险的设施中工作的人员。核电站还必须能够防备恐怖分子可能发起的攻击。 正如上文所言,切尔诺贝利暴露了我国的许多病灶:隐瞒灾难和负面事件、无感、粗心大意、工作懈怠和酗酒成风。然而,我知道这些问题不会通过使用行政压力、纪律或严厉措施就得到解决。 核电站 相关: 日本福岛核电站核废弃物搬运工作将延期( 14:04:25) 日本召开专家会议 探讨事故核电站周边地区发展( 14:02:37) 世界在建三代压水堆核电站全扫描(三)( 11:46:41) 匈俄签订核电站扩建协议( 11:32:13) 韩国两处核电站设计图遭外泄 引发国家安全担忧( 9:19:47) 日本高滨核电站通过重启审查( 9:19:15)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4号机组燃料全部被取出( 9:16:09) 石岛湾核电站开建三、四代核电展开出口竞赛( 9:12:26) 中国在建核电站反应堆数世界第一占全球37%( 9:11:26) 日本核管会批准重启高滨核电站3、4号机组( 9:10:06)肩周炎会引起后背心痛吗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价格
小孩口臭怎么办
小孩上火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