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吟游刺杀录 第五十一章 投石车车长

2020-01-14 11:54: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吟游刺杀录 第五十一章 投石车车长

新兵操演结束了,之后如何分配人员,就是那些大官们的事情。凯文等小兵当然没有过问的权利,回到自己原来的军营内,静等消息。

马卡斯长官此时也不会再训斥他们,毕竟马上都走了。相反他还非常高兴,在自己手下带领出两个最强的新兵,毫无疑问他功劳很大。此时对大家已经非常和气了。

凯文和赛因也客客气气,虽然也还是没什么话说。结局总算是比较圆满的,凯文既没有被暴打,也没有暴打别人因而得罪雷之骑士团团长。其实事后凯文回想,当自己赢了几局之后,让对方一局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凯文毕竟自己也看赛因一直不爽,心中也的确有教训他一顿的意思。

不管如何,赛因总算挽回一点点面子。这事算是过去了,他爹是将军,这边已经没人会故意在他面前提:“咦?你怎么不叫凯文爷爷?”之类的问题。

同时斯达特、格雷两个,倒也十分关心凯文在国外的事情,凯文能说的说一些,不能说的自然保持沉默。不过这么一来,事情就变成,凯文原本只是在屋顶乘凉,然后突然被抓去,之后还进行法庭审判,结果还审查出原本猛毒森林内袭击我们的,就是莱博齐耳国的卫兵。凯文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也连带其他几个人对莱博齐耳国大为鄙夷。

一天过去,第二天清晨时分。命令书下来,非常巧合的是,凯文所在小队全员被分入雷之骑士团。他们将由另一位上尉军官带领,今天即刻出发。

马卡斯最后安慰他们说:“正常的,大家别多想。雷之骑士团去年退伍一大批人,今年需要多招一些,很正常。”

马卡斯的话算是给凯文等人一个安慰,凯文真有些担心操演时赢了赛因,这会儿是不是要拉到他老爹的军营下面,狠狠的操练报复一番。

不过此时担心也是多余,命令已下,必须服从。众人也开始和新兵长官辞别。

新兵训练对于所有人来说,无疑是痛苦的。而对于这痛苦之源新兵长官,众人也不免感情复杂。赛因等三人曾经暗地里试图打他,格雷曾经暗地里诅咒过他无数次,即便凯文也有过不小的情绪,连问问题都被打,这长官水平真是可以。

但此时此刻,却已经恨不起来。马卡斯笑着对大家挥手:“以后你们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也带新兵,那么你们应该会理解我带兵的方式。以后都是同僚了,你们的实力都比我强,哪一天军衔比我高了,我还得叫你们长官呢。哈哈!”

“不不,”凯文也笑笑,“长官永远是长官嘛。”众人也附和着一起笑笑。

挥手间,众人坐上马车,看着马卡斯离开自己的视野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城内一片沉默,大家各自想着事情。

下午时分,众人终于到达目的地。一个名为萨卡的草原城市,位于王国北部。主城依然城墙耸立,不过由于这边不是边境城市,高度和厚度都没有和莱博齐耳国接壤的城墙这么夸张。

凯文以前游历时来过,萨卡城是农业十分发达的地方,几乎承担全国10%的粮食供给。城外都有六七个农场主的庄园,规模都非常庞大。而其中三个农场主,都是专门供应雷之骑士团伙食的。

一路上,接引上尉也和他们讲一些雷之骑士团的事情,全团大约2500人,2000人为存粹的战斗部队,而500人为后勤保障部队。雷之骑士团是王国最精锐之一,战斗部队中基本上80%以上的士兵,都拥有5阶战士以上实力,有些甚至更高。基本上和宫廷侍卫持平。

5年前王国阅兵,雷之骑士团上场人员,全体开出橙色斗气,这绝对做不得假。凯文等人虽说是军官,但毕竟资历浅,红色斗气爆出来,都要被人笑话。如果要打,也就只能比新兵强些,或者比后勤部队强些。

如此强劲的部队,当然需要强劲的后勤保障。斗气强不强,如果是个人的话,还可能说看天赋看机遇,但如果要让一只部队整体提升。那基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吃!从来就没有吃野菜变成剑圣的人。

公认有些魔兽肉可以让人提升斗气,但即便是饲养的魔兽,一般部队也难以三餐全供给,有些都是在一般牛肉猪肉中混杂一些魔兽肉。要知道饲养魔兽,本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魔兽要吃的东西大多也很刁钻。野外就更难找寻,几百公里找个十来只也不错了。

但雷之骑士团有钱!一个农场主供给不了,再加两个!用钱生生砸出了一个三大骑士团。

当然财大气粗的结果,那就是这边一旦成为正式战斗人员,退役就比较难了。花了这么多钱在你身上,2年就跑了?笑话!这边最老的上士今年已经45岁了,早已经晋级6阶战士,黄色斗气,想退都不让退。让他当军官,他也不要,他就想退,但就是不让退,一直拖在这里。

听闻这类消息,凯文等人也有些踹踹。这里士兵都这么强,他们这些个新人军官该怎么混,赛因当然不用担心,其他几个恐怕还有一段苦日子要过。

雷之骑士团营地位于城外,非常少见。军营独立围墙,背靠城墙。一般并不负责城内治安,也并不参与佣兵任务。虽然偶尔也有例外。

众人乘坐的马车在军营门口下车,军营规定,营内除非紧急军情或者极其特殊的事件,否则不得骑马。所有骑兵必须下马牵着,马车也得下车。这一点,不论将军还是士兵都必须遵从。

众人下车,一遍也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新鲜的军营。天上也有不少鹦鹉在飞,可见军营内法师也有不少。地面一尘不染,营帐整齐而整洁,士兵衣甲鲜明,个个气势不凡。就看他们的胳膊,感觉都比凯文要粗上一圈。

“赛因!马力纳斯!奥卡!”接引上尉照着名单念出来,“你们三个,去这个营帐报道!”

“是!”三人回答,也不多问,就这么就去了。凯文等人也不知道这营帐里是干什么的。

接引上尉接着带着剩下三个一路走,片刻又到一个营帐:“斯达特!格雷!你们两个去这里报道!”

“是!”两人也去了。就剩下凯文一个,凯文心里不由有些紧张。

上尉带着凯文继续往前走,绕过一个又一个的营帐,终于来到一个似乎很久没人来的地方,地面已经微微长出杂草,角落还略有蜘蛛。这在一尘不染的军营内几乎难以想象。

上尉娴熟的拿出钥匙,打开一扇老旧的大门。里面是一辆老旧的投石车,似乎还有一股霉味。

“这钥匙给你,”上尉把钥匙塞凯文手里,“这辆投石车归你管,以后你就是投石车车长。”

“是。”凯文下意识回答。

“记住,我们全团就这一辆投石车。以前管理的人已经退伍了,所以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上尉拍拍凯文肩膀,“明天去马房可以领三头驴,给你拉车用。”

凯文:“……”

“哦,对了,”上尉带着凯文进了边上的一件小屋,“你就住这里,军需物资可以去军需处领。军队包吃包住,从内裤到杯子都能领到。这边还有投石车的使用说明书,你好好研究一下。”

凯文:“……”

“我走了。”上尉一通说完,挥挥手就离去。留下凯文一个人对着一辆投石车发愣。

这车此时还是折叠的状态,仅仅四个厚重的木质轮子就比凯文腰粗,真架起来高度快赶上城墙了,上面不少蜘蛛灰尘。凯文挽起袖子,试图推了一把,结果爆发出斗气,依然纹丝不动,就掉下点灰。

这重量,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就能操纵的东西。话说自己会不会被坑了?

不过就算真的被坑,也没什么可说的。凯文摇摇头,还是先放弃阴谋论的想法。重新锁上大门,然后自己取军需处领取军需用品。

军需处的人也没多说什么,照章办事。不但给了凯文杯子席子军服等生活用品,还附带给了剑盾枪等标准装备。这里是王牌军,其武器装备当然非新兵武器可比。不过每个人领取过的东西都有记录,一旦损坏可以换,但想无限领取是不可能的。

然而这么多东西,凯文发现他自己一个人拿不下。转头一看,赛因他们也过来拿军需品。但他们很幸运,背后都跟着几个新兵。这些新兵都殷勤的帮着新来的长官搬东西,赛因甚至只需要露个脸,自己都不用动手。

再一转头,看见斯达特和格雷也带着新兵过来搬东西,最终他们两个也几乎不用动手。

斯达特看见凯文还招呼了一下:“嘿,先走了。”

“恩。”凯文只能点点头。看着他们边上的新兵都殷勤的围绕在他们身边,说到底,毕竟是军官了。即便是现在实力低,但以后都会晋级,都会升职,打好关系终究不会错。

军需处的人看着凯文,也微微奇怪:“你们队的新兵么?怎么没人帮你搬?”

“我是……投石车车长。”凯文只能这么回答。

“哦。”对方恍然,是一种什么都懂了的表情,也不再说什么。

凯文无奈,只能自己动手,来回走了两趟,把东西搬完。然后动手打扫屋子,整理物品,一直忙到傍晚时分。

晚餐去食堂,进去谁都不认识。也没人招呼他,中间有菜和面包,凯文索性随便拿了一点,带回自己的屋子吃。也没人阻拦他。

夜晚,点上油灯,凯文终于翻开投石车说明书。总计十张纸,五张都是图样,展示如何组合拆装。剩下五张是一些技术参数,包括射程、威力等等。

楼保勒国投石车也有多种型号,凯文手里的属于大型投石车,编号204,配重型发射,没有比他更大的了。如果硬要说,只有投石机,这种安装在城墙上动不了的那种,但那已经不是车了。

所谓配重型,也就是通过杠杆原理,前段配较重物体,后端臂长,末端装弹。一旦激发之后,重物落下,后端自然发射出去。最远可达500米左右,可装填火焰弹药,威力惊人。

一般操作需10到20人最合适,但如果一定要抬杠,那一个人也可以弄。前段重物一般以碎石为主,一个人想一次性配重成功,除非7阶以上战士,这配重足有数吨。但由于是碎石,所以一个人也可以一点点的搬,结果也许就是,架出投石车一天时间,可能最多打两发。

不过至少给凯文一点安慰的是,这车是有刹车装置,凯文之所以推不动,只是因为刹车刹住了而已。至少比想象中的要轻一些。

嘟嘟嘟!突然敲门声响起。

凯文诧异,这大晚上的还有人来?当即起身过去开门,却见是斯达特,边上还跟着一个新兵。

“你怎么来了?”凯文随口问。

“原来你住这里?”斯达特转头四顾一下,“一个人?”

“对。”

“不会是被针对了吧?”斯达特也这么猜,毕竟打赢赛因。

“不知道。”凯文无奈,他一个基层军官能知道什么,还是转回话题,“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是纠察,”斯达特摊了摊手,“本来想看看谁熄灯了还亮着,哼哼。”

“不至于吧?”凯文有些惶恐,“我在……加班!”

“行了,开玩笑的。”斯达特摆摆手,“我走了。”他边上的新兵当即退出门口,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你也小心,”凯文提醒一句,“你这活,很遭人恨。”

斯达特只是笑了笑,然后摆摆手:“没得选择,走了。”

盘锦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宽甸满族自治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癫痫怎么样
湛江癫痫病治疗怎么样
山西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