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295章

2020-01-19 19:1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95章

“大宝,先不跟你讲了,待会再联系,领导喊我,我先过去一下。”陈兴对着讲道,匆忙挂掉后,陈兴接起了办公桌上的座机,果不其然,李怀远让他过去一趟。

陈兴来到了李怀远的办公室,还没到门口就碰到了李怀远的秘书姜达,姜达看到陈兴时,冲陈兴点头笑了笑,今天的报纸出来了,在部里面可是引起了不小的争议,陈兴没有经过部里领导的同意,就授权报纸发出这样的报道,往大了说,是不将部里的领导放在眼里,往小了说……姜达还真觉得这件事不小。

陈兴的这个助学工程的报告姜达有看过,既然是部里牵头的官方性质的助学工程,怎么能连部里对资金的使用都没决定权呢,这可真是开了先河了,不说以往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就算是现在,估计也没人敢这么想,更没人敢付诸于实践中,还是没有经过部里领导同意的情况下这样做。

姜达对陈兴破旧革新的勇气可谓是佩服不已,脸上对陈兴的笑容是善意的,带着敬佩,就是颇为陈兴捏了把汗,不知道部里的领导会如何看待这事,他才从李怀远的办公室出来,对于自家领导的想法,姜达还是能摸清楚的,李怀远虽说对陈兴这先斩后奏的做法颇有些不满,但大抵上还是倾向于支持陈兴的,但李怀远上面还有部长江进士,而且另外五位副部长的看法也很重要,陈兴的做法不知道会不会捅了马蜂窝,姜达其实也挺期待陈兴的这种做法,就是不知道能否搞下去。

“姜秘书,李部长没发火吧。”陈兴很是自来熟的拉住姜达,悄声问道,他跟姜达的关系确实也还可以。

“李部长倒是没怎么发火,但部里面的其他领导就不清楚了。”姜达也没瞒着陈兴,实话实说,他很欣赏陈兴这种敢于打破常规的做法,但又不可否认的是,这种事,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腰板不硬实的,要是这样做的,一不小心,屁股下的位置都要不保了,要知道,部里对这个助学工程可是投入了五千万的启动资金的,到头来,连部里对这五千万都做不了主,也就陈兴敢做这种事了。

“好,多谢姜秘书,改天有空请你吃饭哈。”陈兴笑眯眯的同姜达说着,心里大致有了底,陈兴也就放心下来,心想李怀远终归还是向着他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陈兴这才敲响了李怀远的办公室门。

陈兴前脚刚进李怀远的办公室,这后面可就炸开了锅,整个高教司一下子就沸腾起来,说是沸腾或许有点太夸张,但大多数人却是都在八卦着陈兴被叫进李怀远的办公室,是不是要挨批了,更甚者,有的还在私底下议论着陈兴会不会让部里的领导给‘调整’了,就算是一个副部长想打破这种陈规都要三思,陈兴一个副司长就敢这么干了,也不知道是谁给陈兴的胆子,大多数人都不清楚陈兴的来头,议论纷纷。

“陈兴被李部长叫过去了?”高教司司长王荣岩的办公室里,王荣岩问着刚进来的林玉裴,今天的报纸也把他给吓了一跳,陈兴根本没跟他商量过这事,庆幸的是陈兴在接受采访时,也没拉上他,王荣岩着实是虚惊一场。

“嗯,我才刚要到他办公室去问报纸报道的事呢,就看到他匆匆往李部长的办公室去了。”林玉裴点头道,前两天,陈兴还在跟她说要充分利用传媒的力量推广这个助学工程,让更多的爱心人士参与到这个助学工程来,汇集千万人之力,让更多的贫困学生能够上得起学,在更好的教室里上课,当时陈兴也没跟她提过这个助学工程竟是要这样搞,林玉裴今天看了报纸后,也是惊讶万分。

“嘿,这陈兴还真的是敢胡来。”王荣岩笑着摇了摇头,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李部长给他特批了五千万的启动资金,他这么做,李部长指不定都气翻了。”

“谁知道呢,不过这陈兴确实是敢作敢为,像他那样的干部倒是很少见了。”林玉裴并没有像王荣岩表现得那样高兴,兴许是因为心里的想法发生了改变,王荣岩在她心里的分量也就是那样了,可有可无,真要能搭上陈兴,林玉裴二话不说就会把王荣岩踢开,正是因为心里潜移默化发生的这种变化,林玉裴此刻看着王荣岩,竟是觉得王荣岩这个当司长的嘴连特别的让人憎恶。

“呀,你不会是被他给迷上了。”王荣岩诧异的看了林玉裴一眼。

“哪有的事,人家可是王司长您的人。”林玉裴一愣,随即就冲王荣岩抛了个媚眼,本来就风情万种的林玉裴撒起娇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你这个小妖精。”王荣岩笑着摇头。

“人家还不只是在你面前才这样。”林玉裴媚笑着,只不过说这话时,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与她的表情不相符合的眼神,林玉裴发觉自己对王荣岩真的是没有半点感觉了,只剩下单纯的应付,不像是一开始,尽管也是为了获得更高的位置才跟王荣岩发生关系,但王荣岩确实也给了她不一样的体验。

李怀远的办公室里,陈兴端坐在沙发上,李怀远在主位上坐着,看着陈兴,李怀远都不知道该说些啥了,要批评吧,李怀远也不想打击陈兴做事的干劲和锐意进取的精神,不过陈兴这次也是让他很被动。

“陈兴,我给你批了五千万的启动资金,你这一回头,就抛给了我这么一个大难题。”李怀远无奈的笑着,刚才部长江进士还打向他问这事,李怀远先应付过去了,不管怎么样,他总是要先护着陈兴,其实江进士也是大抵知道陈兴背景的,陈兴从地方直接调到部里担任副司长,虽说部里这边是李怀远一手操作的,但江进士那边不可能一点都对陈兴不清楚,打个过来,其实是想问清楚陈兴这样做是否跟他沟通过。

“部长,我主要也是为了让这个助学工程有更大的号召力,这么一来,也能激发大家的捐款热情,要不然现在民众对官方性质的慈善工程都没信任感了。”陈兴知道自己这么搞,李怀远要是支持他的话,可能也要承担不小的压力。

“你这样搞,不只是咱们部里有人反对,知道刚才还有谁给我打吗?”李怀远看了看陈兴,苦笑道,“刚刚红十字会的党组书记花国年给我打了,他说咱们部里这是在乱弹琴,这个助学工程这么一搞,红十字会那边不知道要承受多少压力,本来他们因为之前发生的那起炫富事件导致公众信任危机,收的善款就大大减少,现在咱们弄了这么一出来,待会社会人士也要求红十字会效仿咱们这个助学工程的模式,那他们红十字会还不得把善款都拿出来让大家一块监管,还不只是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那边也有来,都是来问这个事的。”

“不管是红十字会还是慈善总会,他们手中掌握的善款本来就是社会大众捐献的,他们本来就有义务把善款拿出来让大家监管,这是无可非议的事,关键是他们没那么做,善款的使用去向不明,也不向社会大众公布善款的具体情况,还有挥霍善款,用来吃喝享受,难怪这些公益慈善组织越来越让社会大众没法信服了,这是他们自己的错,还怪到我们头上了,真是没天理了。”陈兴撇了撇嘴,对这种官方性质的慈善组织,不是陈兴抱有偏见,而是事实让人不得不以有色眼光对待,慈善组织的账目本是最应该透明和公开的,但在国内,说是要公开,最后是半天拉不出一个屎来。

“人家的资金账目是不是公开透明,那就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倒是我们真要这么搞,那就相当于动了他们的奶酪了。”李怀远摇头道。

“我们管不了他们的事,他们也没权干预到咱们头上嘛。”陈兴小声嘀咕了一句,这话李怀远还是能听到的,陈兴也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和决心。

李怀远短暂的沉默了一下,凝视了陈兴一会,道,“你真的坚持搞这种模式?”

“部长,我这样做并非是想哗众取宠,而是希望打破旧有的陈规陋习,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个慈善义举来,凝聚更大的力量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贫困学生,就像部长您说的,光靠国家的拨款,只是杯水车薪,千千万万的贫困学生,更需要社会力量的支持和帮助,来自老百姓的爱心力量,才是最大的。

陈兴的话让李怀远又是沉默许久,他个人或许愿意支持陈兴这样搞,但是李怀远同样深知要打破旧有的规矩和制度是有多么的困难,同样要背负多么大的压力,他也不想打击陈兴做事的积极性,从内心深处来讲,李怀远希望有更多的像陈兴这样的年轻干部,能够真正的敢做事,敢创新,真正的为老百姓做些实事,这才是一个执政党的希望,一个国家的希望,要是所有的干部都已经冷漠麻木,安于现状,这将是一个执政党走向消亡的前兆,是一个国家破旧革新的时候。

“好,部里的反对声音,我会尽量帮你压下去。”李怀远沉思良久,终是做出了决定,于公于私,李怀远都愿意支持陈兴,他的私心,是看中了陈兴背后的张家。

陈兴从李怀远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也是长呼了一口气,他这先斩后奏的举动,得到了李怀远的支持,那就是成功了一半,接下来的一半,就是要看这个慈善模式是否能够成功,陈兴知道,就是部里这边的反对声音被李怀远压下去了,可能还有很多人等着看他的笑话,不只是部里面的,还有来自外面的笑话,类似红十字会等官方性质的慈善组织,或许不希望他这种模式成功,因为他们本身是既得利益者,善款的用途和去向,根本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知道的事情,有多少善款被挪用到那些个慈善组织领导自身的享受上去,更是没人清楚,中饱私囊,侵吞善款等等现象更不可能没有。

陈兴在走廊上走着,心里在想着事,表面上也就有点心不在焉,高教司这边的人都知道陈兴被李怀远叫了过去,这会看到陈兴好似失魂落魄的出来,陈兴所途径的那些办公室,看到陈兴的样子时,就都又开始八卦起来了,以为陈兴被上面狠狠批评了一顿,不知道被训成什么样子了,要不然怎么会是这种表情。

“陈司长,您出来了?”林玉裴从办公室里追出来,小心的看了陈兴一眼。

“嗯,出来了。”陈兴随口回答了一句,愣了一下后,这才清醒了过来,“林主任,你来的正好,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林玉裴跟着陈兴进了办公室,一肚子的狐疑,刚进办公室,就只听陈兴道,“明天晚上的慈善晚会筹备的怎么样了,银行那边的账户也开好了吗?”

“陈司长,明天晚上的慈善晚会照常举行?”林玉裴惊讶的看着陈兴,她看陈兴的表情,以为陈兴应该是被批评的挺惨,心里还想这助学工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搞下去了。

“当然举行啊,干嘛不举行?瞧你这话说的怪里怪气的。”陈兴奇怪的看了看对方,他还不知道自己被叫进部长办公室一趟,已经让众人浮想联翩。

“哦哦,我就是随便问问呢。”林玉裴赶紧解释着,心里愈发的惊讶,“陈司长,部里的领导同样这个助学工程继续搞下去?”

“当然继续搞下去,本来就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不搞下去,我们是为了帮助更多的困难学生能够上得起学,读得了书,部里干嘛要反对。”陈兴笑道,这会算是知道为什么林玉裴会有这个反应了,估计现在司里不少人都以为这个助学工程要流产了。

“那是不是照您说的那个模式去搞?”林玉裴小声问了一句。

“对的,就照我说的那个模式去搞,有弊端的模式和制度总是要改进的,我所提的模式或许还不见得完全成熟,但摸着石头过河也总比固守成规好,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陈兴拳头不知不觉捏紧了,他同样在给自己打气。

“部里的领导对陈司长您的工作还真是支持。”林玉裴掩饰不住眼里的震惊,低声呢喃着,看着陈兴的目光也愈发的明亮起来,那种眼神,就如同她第一次有机会接触到王荣岩这个大司长时所表现出来的眼神。

“你还没跟我说明天晚上的慈善晚会筹备的如何了。”陈兴笑道。

“都已经准备好了,能如期举行当然是最好了,早上看到陈司长您接受采访时说的话,我还以为会发生变动呢。”林玉裴笑道。

“看来你是对我这个当领导的没信心呐,我要是没点信心,又怎么敢干出先斩后奏的事。”陈兴笑了笑,“明晚的慈善晚会,你要提前去踩一下场子,还有晚会的流程,提前过一遍,到时候不要出了差错,咱们这次可是要毕其功于一役,明晚的慈善晚会,一定要大获全胜。”

“看到陈司长您这么有信心,我都跟着受鼓舞了。”林玉裴笑着点头,说是这样说,但她心里还真没太大的底气,明晚能筹到多少善款,这又谁能知道呢。

林玉裴在想着这事,陈兴同样不例外,‘阳光爱心’助学工程要在明晚召开成立仪式暨慈善晚会,邀请了社会各界人士参加,到时候能够筹到多少善款,多多少少也意味着陈兴打破陈规的这个慈善模式是否获得成功,陈兴此时并么有像表面上这么有信心,但已经推动到眼前这一步,一切都只能赶鸭子上架了,陈兴希望明晚就算是失败,好歹也筹集个几千万善款,要不然连一块遮羞布都没有,到时候真的是让人看笑话了。

尤溪县医院预约挂号
盐山县寿甫中医医院怎么样
大庆著名男科医院
玉林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台州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