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通天神井 第一百八十六章 慕容朗(中)

2019-09-11 15:25: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通天神井 第一百八十六章 慕容朗(中)

“聒噪之极!”

黑影的话语之中显然已经有了不小的怒气,袖袍鼓动挥舞之间,那阵罡风呼啸而来。仅在一个呼吸之间,就将萧云、骆虎一行四人全都卷住。

四人尚没生出反抗之念,就已经感觉到被这股罡风刮得腾飞了起来。而黑影怒气值满槽的言辞也越发听不清了:“这小子不识好歹,不学我观恒局也就罢了,你个元魂境初期的小老头焉能放肆……”

黑色罡风渐淡,萧云四人都能看见井壁上的藤条与铁链在飞速下沉,而他们则在极速上升。

如在云中的四人,只感觉脚下软绵绵的,但罡风却着实将他们承托了起来。这种奇妙的感受,让他们都有种腾云驾雾的舒适之感,更激起了他们对武道更高境界的向往与痴迷。

千丈竖井,众人用了接近两个时辰,才辛辛苦苦地攀缘到了井底。而此时,他们只觉速度飞快,十数个呼吸之余,就已经看到了井口边缘。

四道身影相继出现在峰顶平台之上,往周围看看,众人都觉得井底之行恍如一梦。由于空间灵阵的不断切换,让他们更是觉得不甚真实。

峰顶平台还是如刀削一般平整光滑,头上万里无云,烈日高悬,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日。

“那怪人说怎么来怎么去,我们是怎么到这里的?”慕容青橙似乎已经按捺不住,十分迫切地想要见到他的父亲了。

“空间灵阵。”萧云环顾四周,回答道。

“嗯,没错。”韩山也是扫了扫周围,接着指了指一个方向,道,“去那里。”

说完率先顺着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萧云也是点了点头,他依稀记得韩山手指的地方就是他们通过囚龙台来到这峰顶时现身的地方,那里应该就是空间灵阵的接口。

分析过后,他和慕容青橙互相点点头,也都走了过去。

“骆将军,实力差距,我们是打探不到什么的。”三人来到灵阵接口处,而骆虎却依然站在井口,脸上竟是不甘之色

。韩山知其心意,劝说道。

听了此话,骆虎稍作停留,吁了口气,也快步来到了韩山身旁。

四人站到一起,果然立马就有一束白光从他们脚下射出,直指天穹。这白光亮度之甚,几乎与苍穹上的烈日争辉。

白光一闪,众人能够明显感觉到身体的空间挪移。

嚯嚯嚯,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是火焰扑闪之声。

“呀。”身未显现,慕容青橙娇呼之声当先传了过来。

对于慕容青橙的呼声,其余三人竟谁也没有询问。因为此时此刻,他们全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嚯嚯的声音愈发清晰,如在耳畔。白光湮灭,众人眼前一片火光,烈火翻腾,火蛇狂舞。周围温度奇高,逼得四人接连运转自身力量抵御高温。

“嗯。”萧云轻嗯一声,他和慕容青橙实力远不及韩山和骆虎,所以到了这里他们俩首先就吃了个亏。两条火苗先后裹住了慕容青橙和萧云,直接把他俩的衣服烘干,显然燃了起来。

好在二人连忙运转内力护体,这才没有受伤。

“这才是真正的囚龙炼狱啊!”火光闪耀,韩山惊呼的声音在火海之中尤为震耳。

各自护住身体之后,四人都到处打望,只见入眼之处全是火焰,但却全没任何燃料。这火就像是从地底升腾上来,源源不尽,经久不灭。

“怎么回事?”这里绝不是他们来时的囚龙台,萧云心底一凉,难道被那两个黑鬼阴了?

骆虎也是铁拳紧握,显然和萧云想到了一块。

“看那边。”火海之中,慕容青橙清亮的声音才让他们稍感一丝凉爽。

循着慕容青橙手指的方向,只见在整片火海的中间地带,三道通天的光柱竖立在茫茫火舌之间。而在三道光柱里面,则依稀分别有着三道人影。

“那是囚龙台上的光柱!”三道光柱成三足之势,正与三方囚龙台的排布一样,是以韩山才果断判定。

“爹爹!”一听韩山这么说,慕容青橙顿时失声唤道。黑衣曾说慕容朗在囚龙台上等着他们,所以现在囚龙台光柱显现,自然光柱之中的人影极有可能就是慕容朗。

这样想着,慕容青橙拔腿就朝着三道光柱跑了过去。

余下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都跟了上去。

或许是心中急切,所以跑到光柱前面并没有用多少时间。

“爹爹?”扶着光柱,慕容青橙看了看里面的人影,只见三道光柱中的人都是披头散发,衣衫破烂。他们都低着头,手上脚下都被镣铐所缚,长发及腹,将他们的面容都遮了起来。

似乎是听到了慕容青橙的呼唤,最前面那道光柱中的人影身躯微微一震,然后浑身颤抖地缓缓抬起头来。

“青橙?”那人抬起头,长发自然分开,露出了他的面貌。他看见了光柱外的慕容青橙,试探性地问道。

毕竟隔了这几年,慕容青橙也从当初的小女孩长高了,面貌或多或少也有些变化,慕容朗竟无法立刻认出自己的女儿来。

同样的,慕容青橙也是微愣,没有立刻回答慕容朗。

“微臣参见皇上!”慕容朗脸一露出,作为他昔日的部下,韩山竟先一步认出了他,登时就激动地双膝跪地,参拜道。

而骆虎和萧云都只是看着慕容朗,却都没下跪。骆虎本和慕容朗是不同阵营,自然不会跪拜。萧云则是不明这许多繁文缛节,当初在慕容博面前都没下跪,自然此时也不会。

趁着慕容朗父女相认时,萧云仔细打量着光柱中被囚禁的慕容朗。兴许是被关了数年,慕容朗下巴上已经长起了一指多长的胡须。

虽然胡髭稍显凌乱,但却丝毫掩饰不了慕容朗的英气。毕竟是一国之君,即使被关押了几个念头,依然英气逼人,气质不减。

“韩将军,快快……快快请起。”慕容朗似是有些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着,但说话之间他的眼神全没离开他面前的慕容青橙。

昔日慕容朗在位,韩山兵拜护国大将军。

“老奴救驾来迟,请皇上降罪。”找到了慕容朗,韩山心里也是彻底平定了下来。此时,他只觉得这一路的惊险全是值得的。

慕容朗仍然望着自己的女儿,口中却是对韩山说道:“青橙受你保护多年,只此一点,你就是朕……我的恩人!”

此话一字一顿,铿锵有力,说得极为真诚。

就是这么一句话刚刚说完,慕容青橙倚在光柱上,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小宝宝上火便秘怎么办
血栓前兆是什么症状
孩子感冒吃什么药
治疗脑梗塞的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