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海音与何凡的冰上情缘

2019-03-29 15:49: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结束这一年最后一次的远足,秋更深了。年轻人又去试探北海漪澜堂阴暗处的冰冻了。如履薄冰吗?不,可以溜喽!于是我们从床底下捡出休息了一年的冰鞋,掸去灰尘,擦亮它,静待升火出发,这时洋炉子已经装上了。秋走远了。”作家林海音在《苦念北平》中这样深情地回想她对北海冰场的眷恋。

林海音原名林含英,原籍台湾省苗栗县,1918年出生于日本大阪,3岁那年回到台湾,5岁随父母萍飘北京,在北京城南生活了2十五年,1948年离开北京去往台湾,1960年出版了代表作《城南旧事》,书中以其纯真的笔触写下了记忆中的童年。

林海音对滑冰的喜爱源于她对这座城市深厚的情感,在她的眼中,北京的一草一木、一街一巷都是那末亲切。冬日雪后初晴,途经架在北海和中海的金鳌玉蝀桥,“看雪盖满在桥两边的冰面上,一片白,闪着太阳的微微的金光,漪澜堂到五龙亭的冰面上,正有人穿着冰鞋滑过去,飘逸优美的姿态,年轻同伴的朝气和快乐,觉得虽在冬季,也因这幅雪漫冰面的风景,不由得引发起我活跃的心情,赶快回家去,取了冰鞋也来滑一会儿!”(林海音《文津街》)

1934年,16岁的林海音考入成舍我先生创办的北平新闻专科学校,在校期间一边读书一边到《世界日报》当实习记者,1937年毕业后正式担任《世界日报》记者。在这期间,认识了一生的伴侣——《世界日报》的记者夏承楹。

夏承楹是清末举人夏仁虎的儿子,是个体育迷,滑冰、台球、排球无一不通,这其中最喜欢也最善于的莫过滑冰。1935年1月6日的《世界画报》上,刊登了他写的一篇文章《溜冰的“三字经”和三条件》,文章开头指出:“北国到了严冬的时节,溜冰真是一个最好的运动。把许多人从门窗紧闭、一塌糊涂的牌桌上,拉到雪窖冰天的好景色中,呼吸呼吸大自然的佳气,于国民体魄的锻炼上,不算是无功吧!我于溜冰,并没有所知,仅凭几年的经历,写出1本破烂的‘三字经’来,要到诸位‘圣人’门前卖一卖,误谬之处,您多加包涵。”

他给初学者总结的滑冰“三字经”是“看、想、练”,即要多看高手的溜法,多想自己和高手的差距在哪里,然后通过多练把自己的毛病改正过来。三个条件是:要常常练习、要有勇气、要有良好的导师。夏承楹在这里的“我于溜冰,并无所知”是一种自谦的说法,当年1月25日,第十九届华北运动会冰上比赛在北平中南海冰场举办,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举办的区域性现代冰上项目的运动会,比赛项目有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和冰球。夏承楹参加了花样滑冰的比赛,在当天下午的规定图形比赛中,他以姿式优美、动作流畅、图形规范、印迹清晰夺得第一,遗憾的是在第二天举办的自选动作比赛中表现一般,终究取得了第三名。

林海音也非常喜欢体育,打过排球,对滑冰特别喜爱,自然对同事中这位滑冰高手充满了好感。由于两人“工作相谐,志同道合”,1939年5月走进了婚姻殿堂,在北平东单3条协和礼堂举办了盛大的新式婚礼,那一年夏承楹29岁,林海音21岁。婚后,两人常常一起到冰场上去滑冰,2011年《纵横》杂志刊发了林海音在北平春明女中上学时同窗好友的mm万慧芬的文章《回想林海音旧事片断》,文章中回忆了他们在北海溜冰场上的风采:“当年,林海音和夏承楹先生都是滑冰场上的高手。在北海滑冰场上,他俩的姿态飒爽优美,漂亮的冰上舞步使我惊叹佩服,冰场上正在滑冰的青年男女也都驻足观看、赞美鼓掌。”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以后,《世界日报》被迫关门,林海音到北师大图书馆工作,并从佛教期刊《海潮音》中获得灵感,开始用“林海音”的笔名进行写作。而夏承楹则取“何其平凡”之意,以“何凡”的笔名在报刊上撰写文章。1948年11月,林海音最后一次到西山去看了红叶,听了松涛,然后与何凡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了生活了25年的北京回到台湾,同时也带走了对北京的无穷眷恋,当然也包括对北京冰场的那份深情。她在《苦念北平》的最后写道:离开北平的那年,曾遇上最后一次的“看红叶”,冰鞋来不及拣出,我便离开她了。飞机到了上空,曾在方方的古城绕个圈,协和医院的绿琉璃瓦给了我难忘的最后一瞥,我的心颤抖着,是一种离开多年抚养的乳娘的滋味。

介绍月经不调的检查和治疗
金华治疗男科的医院哪家好
上饶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