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阴阳双灵 第十章 幸得不死

2019-10-12 21:10: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双灵 第十章 幸得不死

第十章幸得不死

“噗……”司徒天涯一枪刺下,直接将司徒天野右手掌心刺了个通透。

“野种,竟然敢偷袭伤了小爷,这下就算你跪地磕头也没用了!”司徒天涯目露凶光,不好气的骂道,同时一把拔出长枪。

“嘭嘭……”司徒天涯怒火中烧,抬脚对着司徒天野腹部猛踩十几下。

“噗……”已经如死猪般躺在地上只能挨揍的司徒天野,被踩的连喷几口鲜血,最后连早上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瞬间,地上布满红黄交杂,带着些许酸臭的污秽。

“啊……”司徒天野早已遍体鳞伤,只感觉到全身刺痛,没有了丝毫气力,疼痛让他本能的哀嚎起来。

“你个野种,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么舒服的死去的。”司徒天涯嘴角挂着一抹邪恶的笑,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

醒神液,这醒神液不是什么名贵东西,只不过能在段时间让人神志清醒罢了。

“胖子,把这醒神液给这野种服下,天芒,弄些盐水来,给他洗个澡,加点料。”司徒天涯说完,不忘拔出长枪,给司徒天野另一只手掌也刺了一枪。

“啊……”被灌了醒神液的司徒天野,神志比往日更为清醒,全身的通让他瞬间全身颤抖,痛苦的哀嚎起来。

“哗啦……”不等他有所反应,司徒天芒端来了一盆盐水,将他本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身子浇了个透。

“啊……王……王八蛋,有种你们就杀了小爷。”司徒天野实在忍不住了,全身的疼痛让他已经开始有些痉挛了。

“妈的,贱种,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掉的。你们几个,按着他的狗头,让他把吐出来的再吃进去。”司徒天野有些厌恶得朝着旁边几人说道。

“混蛋,有种你们杀了我。”司徒天野想要挣扎,但根本没有多少力气,面对司徒天山四人,他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小野种,好好享受你的美食吧!”

“哈哈,你先吃,吃完小爷再赏你一泡仙人尿,让你吃饱喝足。”

“哈哈,我最近刚抓了两条嗜隧虫,等会让它们好好伺候你。”

几个人抓住司徒天野,司徒天山更是拽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按着朝地上的污秽按去。

“呜呜……”司徒天野禁闭着嘴,还在垂死挣扎着,脸被按着在地上的污秽里使劲的蹭着。

“妈的,赶紧吃。”司徒天道一边骂,一边拿出一把匕首。

“噗噗”丝毫没有一丝怜悯与手软,司徒天道直接朝着司徒天野大腿刺了两下。

“还不吃,那就尝尝噬隧虫的滋味。”说完,司徒天道从一个拇指粗的竹筒倒出两只黑色虫子,正是他所说的噬隧虫。

这噬隧虫是一种黑色甲虫,有小拇指粗细,不足一寸长,八腿两钳尖尖嘴,刚一放出来,就顺着司徒天野身上的伤口,一边啃屎血肉,一边朝里面钻去。

“再来些仙人尿。”司徒天山也不闲着,不羞不躁解开腰带

,朝着司徒天野身上开始撒尿。

“哈哈,想不到,想不到我司徒天野竟要受如此羞辱,同样是死,还不如自残了此落魄人生算了。”司徒天野实在不想忍受这种屈辱,心中已然决定,准备咬舌自尽,免受他们凌辱。

“司徒天涯,你们几个人目无家法,残害同门,该当何罪。”就在司徒天野准备自绝之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历喝。

“嘭嘭……”接着,就见几块碎石飞来,正中几人腹部。

“噗噗……”看似平常的碎石,却是直接将司徒天涯在内五人打得当时各自喷出一口鲜血。

“大少爷……”

“大少爷……”

五人见到来人,急忙快速弯腰见礼,特别是那四人,吓得微微哆嗦起来。

“哼,你们目无家法,残害同族,按族规该怎么办啊?”司徒天光慢步而来,朝着几人说道。

“大少爷饶命。”

“大哥饶命。”

……

几人可是都知道司徒天光的手段,即便是老一辈都没人敢在他面前嚣张,急忙下跪求饶。

“回答我的问题?”对于几人的跪地求饶,司徒天光并未动容,反而更严肃的问道。

“按家规……按家规打断四肢,逐出家门。”只有司徒天山傻不拉几的吓得哆嗦的说道。

“大少爷,我们错了,绝不会有下次了。”

“大哥,天涯知错了,还请大哥从轻发落。”

……

“一群无法无天的畜牲,刘执事,叫人把他们押下去,每人五十大板。”司徒天光根本不正眼瞧他们,朝着身后刘执事挥手说了一句。

“大哥,我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吧!”司徒天涯吓得跪着朝司徒天光爬去,大声求饶。

“滚开。”司徒天光根本不留丝毫情面,一脚将准备撕扯他裤腿的司徒天光踢开。

“锃……”司徒天光走到司徒天野身边,拔出宝剑,就见剑光闪过,剑尖已然多出两只残破的噬隧虫。

“妈的,这么臭。”司徒天光嘴上不说,心中却是暗骂不已。

“你还好吧!”司徒天光屏住呼吸,装作关切的问道。

“谢大哥救命之恩,暂时死不了。”司徒天野躺在地上,身上鲜血还在不停流出,颤颤巍巍说道,这一次,他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即便是他知道司徒天光另有所图。

“刘执事,你送他回去,这里有六颗疗伤弹药,给他服下一颗,剩下五颗。”司徒天光朝着身后刘执事说了一声,把一个玉瓶递给对方,继而转身离去。

……

“司徒天涯,今日之仇,我司徒天野一定会报,哪怕是同归于尽,我也要拉你垫背。”房间内,司徒天野坐在浴桶内,此时的他,已经在桶内泡了足足三个时辰,一桶水都已染红,醒神液药效依旧强烈,他依旧是全身刺痛。

“今天幸得不死,必须找办法提高自己的实力,不然总有一天会被人一掌打死或是一脚踢死。”好不容易能神志清醒的清醒一次,司徒天野也知道自己该未来了。

“武技太贵了,兵器只有那把破枪,唉,难道真要凭借那十式基本枪法来参加百人猎嘛……”司徒天野一个人慢慢开始整理思绪,直到最后再次进入沉睡。

山东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宿州治疗妇科费用
宝鸡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山东性病
宿州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