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天禅佛道 第七十五章 镶玉金牌

2020-01-13 23:30: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禅佛道 第七十五章 镶玉金牌

李遥听狐儿説那乾坤宝囊的神奇之处,大是惊奇,捏着手中那乾坤宝囊,瞧向地上那把冷月宝刀,随着他灵魂闪动,地上那把冷月宝刀突地消失在原处。李遥又瞧向狐儿,将自己的灵魂向狐儿探去,狐儿仍然在原地对着他嘻笑。狐儿説道:“公子此时却不能将狐儿也收进乾坤宝囊里呢,狐儿得自己想进去之时才能进去啦!”

李遥笑了笑,説道:“我的灵魂难道没有注入狐儿的灵魂之中么?”狐儿嘻笑着説道:“狐儿比公子的功力高得多了,如若公子没将狐儿击败,公子的灵魂便不能注入狐儿灵魂之内呢。”李遥有些恍然地diǎn了diǎn头,又将自己那灵智投入手中的乾坤宝囊之内,却见他那把冷月宝刀正孤零零地躺身在那片灰暗的天地之下。

李遥收回灵智,十分兴奋地对狐儿説道:“这个乾坤宝囊真是太神奇啦,我那冷月宝刀那般沉重,收入这乾坤宝囊之内,竟是感受不到一丝的沉重,那些沉重之感都是消失去哪了?”狐儿説道:“这宝囊叫乾坤宝囊,法力通天之人,就是连半个天地都是能够装进这宝囊之中呢,公子那把巨刀的重量又算得了什么啦!”

李遥听那狐儿所言,更是十分惊奇,想那通天之人不知又是一种怎样的能量了。深谷之下卓一凡老前辈之前见得他之时,以为他的本事便已能通天了,如今看来,比卓老前辈更为历害之人,也不知还有多少他不了解。李遥接着又説道:“可是这乾坤宝囊之内太过庞大,这些东西收进去之后,却是没有收放的地diǎn呢。”狐儿笑着説道:“等公子到了圣道级别之后。可在你那乾坤宝囊之中再建造些收藏宝贝的房间便可,公子现在的功力却是没那能量建造。此时公子可将一些小的布袋之内的东西注入自己的灵魂,再收入乾坤宝囊之内,将公子收藏宝贝放入那些布袋之内即可啦。”

李遥听得狐儿所言,心里有些明白过来,又惊讶着説道:“我这乾坤宝囊是狐儿送给我的么?”狐儿diǎn了diǎn头説道:“公子那乾坤宝囊是狐儿母亲的拥有之物。狐儿母亲被那深涧之下的银龙王吞噬之后,狐儿母亲注入这乾坤宝囊之上的灵魂便消失去啦,狐儿便得到了这个乾坤宝囊,今日送给公子罢。”李遥听得狐儿所言,想起狐儿的母亲哺育了他数年之久,心中也有许多的亲情之感,此时虽得狐儿母亲遗留宝贝,一时也是有些凄然。李遥又説道:“狐儿将你这宝贝送与我了,狐儿可还有这样的乾坤宝囊?”狐儿説道:“狐儿现在用的是狐儿父亲遗留下的乾坤宝囊啦。狐儿和公子手中乾坤宝囊本来一对宝物,若是公子以后晋入到圣道以上的级别,便知如何更好地利用这乾坤宝囊攻击敌人啦。”狐儿説着,似乎有些害羞般地将它那小头埋入到了被缛之中。

李遥听得这两个乾坤宝囊一对宝贝,或许还有更为隐秘的法子,见狐儿突然间将它那小头钻入被缛之中,有些疑惑,走上前去将狐儿抱了出来。见狐儿两只小眼睛亮晶晶地瞧着他,便抚了抚狐儿身上那火焰般的毛发。説道:“谢谢狐儿啦,这一对乾坤宝囊以后也不会再分开啦,狐儿不可担忧呢!”説着又将狐儿抱入怀里与他嘻闹起来。

狐儿见李遥公子已然懂得如何使用那乾坤宝囊,与他嘻闹得少许,又跳在一旁突地取出一具十分黝黑的魔翼龙骨骸,对李遥説道:“这是在那深谷之下带回来的十一具魔翼龙骨骸。后面的魔翼龙骨骸蕴含的内息将会更为庞大,公子先将你本身体内那些内息完全吸纳修练至经脉和丹田之内了,再将这具魔翼骨骸内的庞大的内息吸纳修练,其余的魔翼龙骨骸待公子以后修练之时,狐儿再取将出来罢。”

李遥diǎn了diǎn头。分离一丝灵魂渗进那魔翼龙骨骸之内,那具庞大的魔翼龙骨骸瞬间从他眼前消失而去,紧接着,李遥又将自己的一丝灵魂探进手中乾坤宝囊之内,但见那具魔翼龙骨骸和他那把冷月宝刀,都是堆放在了一起。

李遥正是喜滋滋地研究着手中的乾坤宝囊,突听门外传来脆脆的两声“李遥少爷”的呼叫声音。李遥将手中的乾坤宝囊收入怀中,打开房门,只见外面早已天色大亮,阳光明媚,微风吹拂,门外廊下正站着一个十分俊俏的小少年。那小少年见李遥走出房间,微笑着对他恭声説道:“李遥少爷,我家小主人有请你过去説话。”

李遥diǎn头説道:“师弟这么早呼我,可是有什么事?”那小少年説道:“我家小主人可没有对我説什么事呢。”李遥返身向房内瞧去,见狐儿又已钻入被窝之中歇息去了,心里想道:“狐儿这段时间有些古怪,怎么老是一种睡不醒的状态呢!”苦笑着摇了摇头,便将房门拉过来扣上,跟在那小少年的身后,向梦瑶师弟的房中行了过去。

李遥进得梦瑶师弟的房内,但见房中又抬进来了三个大床,四个小少年正在整理那床上的被缛,李遥微笑着説道:“师弟怎么如此胆小呢,还要他们和你一起作伴。”梦瑶嘻嘻笑了笑,説道:“师弟在家也是这般的呢,他们与我自小一起长大,晚间都是一起歇息,可不想分开。”李遥突然间闻到一丝女孩儿所用的那一股胭脂粉的味道,大是惊奇,又见师弟已然换了一身崭新的紫色服装,脸色比昨日要好得多了,想他或许从小生活在富贵之家,习惯于那些脂粉气息,也就没有在意那些粉脂的味道。李遥笑着上前对师弟问道:“不知师弟有何事要吩咐师兄?”

梦瑶见师兄进入房里,抽了抽鼻息,似乎感受到了那几个小侍女身上的脂粉味儿,他脸色有些微红地説道:“师兄何时动身前往云安寺?”

李遥説道:“师兄正准备过来与师弟告别啦,以为师弟还在休息之中呢。”那房内的四个小少年,刚才见李遥进得房内。微笑着知趣地先后退出了房中。梦瑶听得师兄一会便要离开,从怀里摸出一块似金牌的东西,脸上有些微微发紫地递给李遥,説道:“师兄即将离去,师弟没有什么好的东西留给师兄纪念,师弟身边只有这一块小小的金牌。留给师弟作个纪念罢。”李遥微笑着説道:“师弟可客气啦,哪有师弟给师兄礼物的道理,师兄可没有好礼物送给师弟呢。”

梦瑶见师兄不接取手中金牌,似乎有些生气,説道:“师兄是瞧不上师弟的纪念之物罢。”李遥见师弟有些微微怒意,只得伸手接取过来,但见那金牌似有五六寸长短,约一寸来厚,金牌中间镶嵌着一小块紫色玉石。那玉石之上是一只展翅的凤凰,凤凰的小嘴上含着一颗小指般大的夜明珠。金牌做工十分精巧,玉石着手生温,必是十分珍贵之物。李遥惊诧着説道:“师弟给我此物十分贵重,师兄却是承受不住啦!”

梦瑶见李遥接过手中的金牌,脸上一片欢喜,见李遥似乎对那金牌赞赏有加,又担忧师兄还回。便説道:“这块金牌在这片天底之下仅此一块,如今留给师兄。那是这金牌已然找到了它的归属之地,也只有师兄能保护好这块金牌啦!”李遥听得师弟之言,又不好再将手中金牌还给师弟,只得説道:“这金牌在师兄手中,怕是再无人能抢夺而去呢,师弟放心好啦。师兄定然小心守护!”梦瑶听得师兄之言,脸上又瞬时间一片通红。李遥瞧见师弟那绯红的脸庞,又笑着説道:“师弟这般害羞柔弱的性情,可不是男儿的习性呢。师兄四年之前从那深谷回来,也如师弟一般。见了外人便无由的脸红心跳,爷爷可是説过我好多次啦!”

梦瑶听得李遥説他四年前从深谷之中回来,心下疑惑着説道:“师兄怎么也有害羞的时候啦?”李遥説道:“师兄从小与一个姐姐生活在一个深谷之中,长达十年之久呢,爷爷説我跟那姐姐生活十年,就有了女孩子的习性啦。”説着又想起青莲姐姐,卓一凡老前辈説再见青莲姐姐还得五年时间,此时已然快过去两年了,还有三年多,与青莲姐姐见面的时间正在一天一天的接近。梦瑶见李遥説得这几句话儿,脸上似乎有些凄然之色,便问道:“师兄那青莲姐姐必是十分美丽好看罢。”

李遥diǎn了diǎn头,説道:“青莲姐姐是天底之下最美丽的女孩,性情温和,师兄便是她从小养大,青莲姐姐待师兄可好啦。可是青莲姐姐四年之前因受重伤去逝啦。”梦瑶听得李遥之言,十分紧张的心情大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又对李遥问道:“师兄怎么与那女孩在一个深谷之中生活了十年之久?她又怎么去逝啦?这真的有些奇怪呢!”

李遥于是向师弟説了十五前之前他被青莲姐姐偷去,一起在那深谷之中生活了十年简略地叙述了一遍。梦瑶在床上听得李遥叙述他在深谷之下的十年离奇遭遇,听得如痴如醉,惊诧万分。梦瑶见李遥已然説完在深谷中的事,便接口説道:“师兄去云安寺办完事之后,便来接我,让我也去那深谷内瞧瞧如何?”李遥diǎn了diǎn头,接着又抬眼説道:“师兄此次去云安寺拜见金眉先师,心里总有一些隐隐约约的担忧之感,好似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越是离云安寺近,越来越觉得心里有些恐惧,不知是什么原因呢。”説完,又见师弟那渴求的眼神,忙説道:“待师兄去办完事了,一定来接师弟去那深谷里瞧瞧去,师弟放心好啦。”

梦瑶高兴地説道:“那师弟可等着师兄来接我啦!”

李遥忽然又似想起什么,对梦瑶又説道:“师兄去哪里接师弟呢,师弟可一直没有告诉我你的具体住址呢!”

梦瑶嘻笑着説道:“师兄来接师弟之时,去云安城接我便可。”李遥惊讶着説道:“云安城?那可是君王所住之地,师兄如何能进得那云安城?”梦瑶又嘻嘻笑了笑説道:“师弟刚才给师兄那块金牌,便是这天底之下的通行牌,云安城更是畅通无阻啦,师兄去接师弟之时。只要给那些护卫出示你手中那块金牌,便无人拦阻师兄了。”梦瑶又见师兄有些疑惑地瞧着自己,又説道:“云安寺是云安城的皇家寺院,金眉师叔便是皇家寺院大长老,金眉师叔的师妹云鹤仙师便是师弟的师父,云鹤仙师住在云安城里。师弟当然也住在云安城里啦。”李遥笑了笑説道:“原来师弟与你师父住在云安城里,师兄办完事后,便来接师弟好啦。”

李遥説着,又突然在房里将他那外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贴身穿着的一件雪白短衫。李遥又将那件短衫脱了下来,递给师弟説道:“这是一件魔翼龙头皮制做的防身宝衣,人道十级之下人物所使武器均是不能穿透于它,师兄没有其它珍宝留给师弟,就将这件防身宝衣留给师弟做个纪念罢。”

梦瑶刚才见师兄在房间内与他説着説着。便当着他的面脱下衣衫,心里大急,却又开口制止不得,只能将一双大眼睛紧紧地闭了起来。待听得李遥师兄説里面穿着的那是一件防身至宝,就是人道十级之下人物所使武器都不能穿透那件防身定衣,十分惊奇,睁开眼来,见师兄光着上身。他那身体上的骨骼,透露着如凝脂一样的乳白之色。更不知师兄是如何修练得了这一身晶莹剔透的骨骼,十分惊奇。梦瑶脸色微红地接过李遥手中那件定衣,但见衣衫之上还有一些温热,那宝衣并不似皇室之中那些防身宝甲那般的沉重,而是十分轻柔。师兄那男儿气息瞬时泌入他的心扉,脸上一热。忙藏入怀中,喜声説道:“谢谢师兄的宝衣啦!”

李遥见师弟将那防身宝衣收藏起来,穿上外衫,微笑着説道:“师兄一会与外公和舅舅告别之后,便离开此间了。师弟却要好生养伤啦,这一月之内不可行动。”説着便要外出。梦瑶见李遥即将出去,又叫了声“师兄”,却又似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一时不知从何説起,只得又説道:“师兄早去早回罢,师弟可等着你来接我啦!”

李遥回头diǎn了diǎn头,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但见师弟身边那五个小少年均躬身站在门外,李遥又与几个少年交待了些师弟养伤的法子,便向客栈外走了出去。

李遥出得客栈外大厅,但见外公与舅舅已然等候在那里,便上前与外公和舅舅説道:“遥孙今日便与外公和舅舅分别啦,外公和舅舅还需早日回庄,如今世道已然不太平安,若是遇到紧急之事,外公可托信到李家庄上,遥孙必将尽快赶来相助。”

林老太爷抚着胸前长须,微笑着説道:“外孙之恩义,外公记住啦,外孙事完回庄,若是得空,便来外公府上盘亘几日,你的姥姥和其他几个舅舅都是十分的想念啦!”李遥diǎn了diǎn头,又与外公叙得几句,再细细瞧了瞧舅舅腿上的刀伤之处,眼见还没有完全消肿,便蹲在那里有些迟疑不决。突地想到,若是自己这样离开,外公的伤势虽然已无大碍,但舅舅的腿伤还得十数日之间才可恢复。而梦瑶师弟那几位随从武艺也不甚高强,若是再遇邪教之人追击如何是好?李遥站起身来,瞧见外公那依依不舍和欲言又止的神态,便上前説道:“外孙突然间感到有些疲累了,想再歇息几天,也好陪陪外公和舅舅説説话儿。”老太爷林开忠听得外孙之语,必是担忧再有邪教之人追击,他舅舅的腿伤未能见好,不能施展武学保护自己。心想这孩子心细如发丝,有这样的乖孙儿,真是百世修来的福缘啊。也欣然着説道:“外公也有此意多留外孙几天,但见外孙要事在身要急着去办理,便也没好意提出来呢。”李遥笑了笑説道:“与外公舅舅在一起,但与母亲在一起也无分别,这种天伦之乐遥孙自小便是不知,现今却是深有体会。”李遥与外公和舅舅又叙得几个时辰,在一起用过了午餐,方才回到房中。

李遥回到客房之内,见狐儿还在呼呼大睡,便上前将儿儿呼了起来。狐儿跳身起来,抬眼一眼不眨地瞧着李遥,李遥被狐儿那眼睛瞧得有些不安,心下疑惑着説道:“狐儿怎么啦?今日的神色好生怪异呢?”狐儿嘻笑了两声,説道:“公子又将狐儿制做给你的防身宝衣送人了罢!”

李遥惊诧着説道:“狐儿如何得知?”狐儿掩嘴説道:“公子可瞒不住狐儿呢,公子那件宝衣之上注有狐儿的灵魂,只要离开公子身体之上,狐儿便知道啦!”李遥微笑着説道:“刚才师弟给我留下了一个十分珍贵的纪念之物,我摸遍身中,均无十分宝贵的东西,只有狐儿送那件防身宝衣还十分珍贵,所以便脱了下来,送给了师弟啦,狐儿别怪我啦。”説着又将师弟留给他的那块金牌递到狐儿的眼前,狐儿瞧了几眼,眼里十分惊讶,对李遥説道:“恭喜公子,贺喜公子,公子可知这金牌代表着什么?”李遥摇了摇头説道:“我哪里知道呢!”狐儿叹息一声,説道:“公子以后便知啦,狐儿却也拦不住呢。”説着又似有些幽怨地瞧着李遥,説道:“公子以后不知怎样才能安顿好你那些红粉知己啦!”李遥疑惑着説道:“狐儿説什么红粉知己?”狐儿似乎苦笑了笑,呼地跳到他的肩头之上,再不説话。未完待续。。

上饶县骨科医院预约挂号
黔西县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白癜风中医院
宝鸡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邢台妇科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