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十界主宰正文正文第五百二十四章灵愿

2020-01-19 18:1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界主宰 正文 正文_第五百二十四章 灵愿

“灵愿?你是说生死一线间爆发出来的信仰源力?”

乌白一听叶飞言语,神色一怔,一脸难以置信。

他曾经乃是九阶符祖,接触过信仰之力,知晓这种力量的强大和可怕。

实际上,九阶强者,若还想修行,更近一步,跨入神境,则必须依靠信仰源力。

只是很可惜,他在这种力量上,没有太多涉足。因为他没有自己的界面,能够接触到的信仰源力,非常有限。

“灵愿可不单单只是信仰源力,你在这种力量上,应该只是道听途说。你若是曾经接触过灵愿之力,必然会在这种力量着迷,甚至为之疯狂。我实话告诉你,诸天外界,诸方主宰,除了极少数的幸运之人,其他人皆是依仗灵愿,才成就神境之基,得以掌控一界,化身界主!”

叶飞微微摇了摇头,这等时刻,居然对乌白解释起来。

乌白一听此言,神色一滞,目瞪口呆。他以前曾经研究过神境之秘,但是并没什么收获。此番听叶飞言语,却是恍然大悟,“这灵愿看来便是晋升神境的关键了!”

“不单单是关键,而且是非常了不得力量。诸天万界,有很多后来者,直接就是以九阶修为,挑战曾经的界主。以一介凡人之身,灭杀神境强者,靠的就是灵愿!”

叶飞目光闪动,却是想起了前世。他曾经就是靠着灵愿之力,获得了苍玄古界的界主之位。

如今身死道消,二世而立。恍惚之间,似乎又回到了前世,还得靠灵愿臂助!

“这等隐秘,就算是神境强者,恐怕也是秘而不宣的吧!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乌白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叶飞,很是好奇。

他不是第一次窥探叶飞的秘密了,然而还和往次一样,叶飞只是淡淡一笑。根本不作回应,而是嬉笑着说起了另一件事。

“说来你运气不错,百年执着,今时有了一丝突破,如今若是再能从我驱使灵愿之中,获得一丝感悟,恐怕距离恢复不远。甚至重开一条修行大道,也有可能!”

此话一落。叶飞再不理会乌白,而是神色肃然,步伐轻迈,直接走到龙阵边缘,踏入青光之中。

光影闪动,有魂灵显影而出。有淘气稚童,绕着叶飞哈哈大笑,似乎要和他戏耍。

也有穷凶极恶的大汉,虽然煞力尽去。但是恶气不改,狠狠地盯着叶飞,似乎要将他吞噬一般。

更有柔美女子,顾盼生辉,巧笑倩兮,对着叶飞呵气吐兰,一副情意绵绵的模样。

这些魂灵虽然没有实体。但还保持着生前的一丝灵智和习性,贪恋红尘,不愿就此消散。

叶飞微微吸了口气,缓缓抬起裸露的左臂,旋即右手挥点,一道道印诀挥洒而出。

这印诀非常玄妙。留心此处的龙阵众人,都是诧异难言,疑惑不解。但是乌白却是神色古怪,隐隐看出了其中奥妙,惊喝道:

“这是命术!你难道不知道对自己施展命运逆转之术,日后为通晓此术的敌人所知,轻而易举。就可以反噬于你嘛?”

命运奇术,龙社龙营大部分人都曾亲眼目睹过。阴煞宗那个老怪物阴天煞,就曾在这等奇术下,轻而易举,被叶天仇镇压,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然而叶飞此番施展的手段,若是日后被人以命术逆转的话,还要更加糟糕。比之阴天煞的曾经的下场,还要不堪和凄惨!

“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

今日没得选择,唯有灵愿之力,才能够破开当下局势!”

叶飞一声断喝,言语未落,咒言已然激发,“命运,给我逆转!”

咒言一出,印诀点射在左臂之上。冥冥波动中,一股巫煞怨气,毫无缘由地在叶飞胳膊上生出。

并且在生出的一瞬间,便侵蚀入叶飞血脉筋骨,甚至沿着臂膀,冲着肩头钻去,似乎眼看着就要侵蚀周身。

难言的痛苦浮现在叶飞面容上,他周身气势,也不知怎么回事,一个瞬间削弱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堪堪只有开元境初期修为。

三年前,符武二道上,他就已然踏入开元境后期巅峰。蛰伏三年,苦修三年,真正修为,实际上早已超过普通六阶炼气境强者,只不过刻意压制,未曾爆发罢了。

然而当下功夫,呼吸之间,他便衰弱至此,简直莫名其妙。

修为被命运之术镇压,周身死生源力,也是失去了作用。所以,这股巫煞怨力,他也不可能炼化。

然而此等时刻,龙阵已然被死生源力充斥,他只要略微勾动,就可顷刻镇压巫煞怨力。甚至还可以借助阵法加持之力,破开命运伟力。

然而他岂会如此?

命运逆转之术,妨害甚大,乌白所言,还不及其万一。今日若是叶飞如愿得到灵愿之力,反噬巫戎部落,日后也会有大祸患,而且肯定就是始于今日!

他咬着牙,不自禁之间。已然咬破了嘴唇,这是在坚忍巫煞怨气侵蚀的痛苦。目光一片赤红,但是神情却是丝毫不可动摇的坚定。

“苍玄古界枉死的生灵们,无论是妖族还是人族,又或是古族遗脉,请许我以灵愿,以此终极之信仰,助我破解此局,还复你等身前执念!”

这不是咒言,听起来更像是在请求。

叶飞神情珍重,目光森然,那只已然散发着腐烂气息的左臂,费力生出,小心翼翼的逼出一丝巫煞怨气,碰触在一道少女虚影上。

前一刻还贪恋红尘,活泼好动的灵动少女。此番却是面色大骇,凄厉惨叫。这和刚才血魂不大一样,没有滔天煞力,只有死前被折磨的无尽痛苦。

这一言,惊醒了四周不少魂灵。原本沉浸在各自的世界当中,此番却是恍惚一声,渐渐清醒过来。

“侵略者,无耻的侵略者,残杀我们的族人,谋夺我们道统。毁弃我们的山门宗府!”

“杀了他!快杀了他!他是恶魔!”

“该死!他们全都该死!”

一个瞬间,这些被荡除巫煞怨力的魂灵,却是都恢复了清醒。刻骨的仇恨,哪怕隔着生死大道,再次在他们身上显露而出。

他们实际上只是些许残魂浊念,但是执念太深,此番被巫煞怨气勾动。恢复了生前最痛苦的记忆。

四周青光魂影,不知有几万冤魂。此番齐齐躁动。一股沸然煞气,再次侵蚀而开。虽然没有血魂的狠戾,但是也别有力量,震撼人心。

龙阵之内,所有人一阵动容,下意识地就要施展手段,将这些冤魂彻底除去。

然而就在此时,叶飞一声惊喝,止住了龙社所有人的手段:“都不要动!他们不过就是枉死之人。我自有办法应对!”

他话音未落,右手陡然一掐决,赫然点射在左肩上,然后猛然一用力,将那巫煞怨气,直接逼出。

此时可不比三年前初入苍玄古界,叶飞周身有龙阵加持。哪怕此番他被命运奇术镇压,也有反抗的力量。

这股巫煞怨气,得自那座废弃的村寨。得自那些身死还不得安宁,要以怨恨心念,残存于世,祸害旁人的孩童身上。

这股巫煞怨气一离开叶飞的身体。立时化作一道道幼童身影,朦朦胧胧,但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些幼童,大的十一二岁,小的才不过七八岁。皆是神色痛苦,但是看着四周,却不是茫然一片。而是非常清醒。比之此地其他“人”,要清醒得多!

他们年纪都很小,并不怎么会表达,对于此番局势,也根本不清楚。实际上,他们不过就是些残魂凝聚而生的魂体,和四周魂灵,并不大一样。

一句话不说,但是举动却是非常清楚,紧紧护在叶飞周围,看着四周的“大人”,狠狠摇头,态度非常清楚。

四周怨力滔天的魂灵,陡然一愣,一阵恍惚。却是止住了刚才的举动,似乎保持着生前的一丝灵智,在思考一般。

此等时刻,叶飞却是再次出手了。逼出了命运逆转下的巫煞怨气,但还在命运镇压之下,只有三年前,初入苍玄古界的修为。

不过龙阵加持,他的手段,似乎也未曾受到影响。

他掐诀做法,嘴里念念有词,声音非常古怪,在场谁都听不清楚,只模糊地意识到,是非常了不得咒言。

印诀挥洒,咒言轰鸣。身周护持他的那些“孩童”,却是没了刚才的紧张,似乎受到了某种安抚,欣慰一笑,魂影渐渐消散。

三年前,那个豆蔻年华的少女,温婉一笑,似乎在述说着三年前暗算叶飞的歉意。

她轻轻走到叶飞身边,微微踮起脚尖,吻在叶飞的面颊上,然后随风消散。

十数个孩童,尽皆消失无踪,但是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道纯粹的清光。

清光中,隐隐有咯咯笑声,有炊烟茅屋,有父亲宽阔的胸膛,有母亲慈祥的面庞……

清光中,还有村中广场上演练武技的长辈,有满载而归的狩猎队伍……

这是那些孩童,魂念最深处的记忆,是每一个村寨的全部。

四周魂灵,有人隐隐意动。孩童的记忆,同样勾起了他们回忆,张开双臂,直接钻入清光之中。

又有其他记忆衍化,洞房花烛夜,儿女成双,琴瑟和弦……这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是所有人珍视渴望,并愿全力维护的记忆。

所谓的贪恋红尘,所谓的执念难消,不就是这些嘛?

更多的魂灵受到感染,不多的神智,或者说是本能,意识到叶飞并非是加害他们的侵略者。

而是愿意以己身消解他们的怨力煞气,抱有怜悯和同情,甚至是为他们生前厄运主持公道,为之复仇之人。

仇恨狠戾的面容,渐渐清明,看着叶飞微微点了点头,随后钻入了清光之中。

原本看起来不起眼的清光,此番却是一片浓稠。他们是千万道残魂余念所化,充斥着最本能最强大的愿力,是为灵愿。(未完待续。)

重庆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挂号
福州癫痫病医院哪好
泰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青岛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