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台湾京剧人谈京剧传承要重视消费无视消费

2019-06-26 10:0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台湾京剧人谈京剧传承:要重视消费 “无视”消费

汇聚了孙正阳、李宝春、魏海敏、王珮瑜等诸多京剧名家的“两岸流芳——2012京昆群英会”将于2月16日在上海大剧院开幕。台湾目前最具规模的两个京剧院团台北新剧团和国光剧团,将来沪与大陆京剧人合作5台大戏和折子戏,这是台湾京剧界在上海的一次集中展示。大众娱乐形式刷新频繁的环境中,如何让京剧成为当代人尤其是年轻人文化生活的选项,是两岸京剧界共同面临的问题。2月2日,赴台走访台北新剧团和国光剧团,了解京剧在台湾的发展和传承情况。台湾京剧人与座谈时表示,传统和消费并不矛盾,京剧应该注重观众的审美感受,同时应该用坚持传统引领市场审美。   拉拢不同艺术形式“交集”中的观众   “在我们的统计中,40岁以下的观众占到70%,比例和台湾零售消费的构成一样。”国光剧团团长陈兆虎认为,“消费”是京剧这个有百年历史的“文化老人”无法回避的问题。国光剧团曾在京剧剧场内和戏迷一起倒计时迎新年,还用交响乐伴奏将海外经典搬上京剧舞台。看上去有点“颠覆”的创作和营销手段,为的是让京剧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中生存发展。   在台湾关于京剧应该如何发展的讨论不少,京剧如何文学化、现代化,是否需要“野蛮大胆”的改编,圈里人的意见并不统一。但是大家都认为京剧需要“拉拢观众”:市场上没有“只听京剧”的观众,京剧需要接受观众在电影、话剧、音乐剧之间游移。台湾京剧人坦言,要努力吸引不同艺术形式“交集”中的观众。   “创作是争取观众消费的基础。现代观众浸泡在各种形式的作品之中,接触过太多的故事,以及说故事的方式。”国光剧团艺术总监王安祈表示,注重观众消费感受的变化,是京剧创作的市场命题。她在台湾大学戏剧学系开设编剧课程,国光剧团的新京剧《三个人儿两盏灯》的原创剧本,正是出自她带的研究生的习作。“京剧讲传统讲历史,也需要去了解年轻人的关注,并且用京剧的方式表达出来。”   国光剧团的台湾着名京剧旦角演员魏海敏,即将在大剧院和上海京剧院女老生王珮瑜合演《白蛇传》。魏海敏曾在改编自莎士比亚《麦克白》的京剧《欲望城国》中,结合了青衣、花旦、泼辣旦各个行当的表演个性,用年轻人看得懂的“身段”表现出麦克白夫人的权力欲望。她一再强调,京剧不一定要姓“京”,“戏曲的生命不在于把老东西依样画葫芦地照搬,而是开发新的创作空间”。   用个性引导观众回归传统审美   台湾京剧人坦言,在领导市场和市场领导之间保持平衡,尺度很难把握。过度强调消费也很可能让市场化的京剧成为一种“媚俗”。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戏剧系教授徐亚湘说:“现在很多人都没有听戏的耳朵了,如果你一味跟着他们的市场走,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做出来的不是京剧。”他说,有时候看似跑不赢市场的“传统”,也会让外行感动,“就像看到文物一样,京剧穿越时空的厚度积累,已经构成了一种审美震撼。”   当然,京剧不能都做成“文物”,除了“审美震撼”,引导观众欣赏京剧也是传承的任务。台北新剧团的辜怀群用一个对比,点出今昔观众对京剧理解的区别。很多年前,有位京剧大家不在状态,演唱《四郎探母》中三位哥哥如何为国捐躯的一段西皮快板时,张冠李戴说乱了。几次之后,全场观众齐声合唱,帮着角儿“纠正”。而现在,一位妈妈要孩子学武生,描述京剧武戏则是“那种打得半死,却不碰到的功夫”。观众对京剧知之甚少,成为传承的难题。   “‘唱念做打’四种艺术手段,要让闭着眼睛听戏的老观众满意,要让不懂行的新观众记住你,最终还得凭借唱得好。因为唱是京剧传统程式艺术中,区别其他艺术形式最独特的地方。”辜怀群说。引导观众的最好方法就是保持京剧特有的个性,一场回归传统的纯粹演出,推广作用远远好于一场讲座。   台湾文艺评论家林谷芳表示,京剧传承必须坚持古典文化的维度,要重视消费,也要“无视”消费。“很多艺术家会标榜先锋,所谓向年轻效忠,恨不得自己也要变年轻。那你比年轻人多活的那些日子,经历的那些事情,就白白作废了?”他说,有人说京剧后继无人,抹去了传统和现代的界限,让后来人继承什么?    王磊


名片小程序开发源码
供应商管理软件
微店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