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建行代销的证大金牛信托产品账面浮亏逾50

2019-08-16 17:11: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财经》(,)综合报道】

据21世纪网报道,中国(,)上海分行的私人银行部部分客户群体投诉,称在去年通过建行购买其代销的建信证大金牛增长集合资金计划(1期)(以下简称证大金牛)“如今账面浮亏超过50%”。

“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份信托类的理财产品在设计之初就存在严重问题,甚至怀疑我们的钱用来帮别人稳定股价,也就是说,我们被设计接盘了。”建行上海黄埔支行的私行部客户吴先生表示。

一场涉及建行上海分行、建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建信信托)、上海证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大公司)与各位建行高端客户之间的“恩怨”就此铺陈开来。

2011年3月,建行上海黄埔支行的客户吴先生接到理财经理的电话被告知“有一款额度有限的大家都争抢购买的产品”推荐给吴先生,因为吴先生是建行的高端客户,为了“回馈其对建行所做贡献”特争取了一个名额,须投资300万人民币于此定向增发类的项目,预计收益率可达20%以上。按照当时建行方面的说法为“通过某些关系了解一些内幕,做些有收益的事情”,吴先生本着对建行品牌的信任在购买该产品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没再过问。甚至连产品路演都没有参加。

直到今年4月末,吴先生才发现这款“挂名证大金牛实为证大金兔”的产品账面浮亏已经达到了28%。吴先生很诧异:“当初建行方面给出的口头承诺虽不属于保本型产品但收益是绝对可以保证的,从未有人给出过任何风险提示,怎会亏损如此离谱?”

吴先生重新把合同拿出来逐条比对,在第18节第58条显示:“受托人不保证本信托计划一定盈利,本信托计划不承诺保本和最低收益,具有一定的投资风险,适合风险识别、评估、承受能力较强的合格投资者。”令吴先生诧异的是自己在签合同前签署的一份《委托人问卷调查》中自己对可以承担的风险指数选择为“较低”,“既然我是可以承担较低风险的投资者为何要向我推荐这款明显不符合我本意的产品呢?”

根据该信托计划文件显示,该信托计划的信托期限为24个月,自计划设立满18个月才有权提出终止,而有权提出终止的只能是建信信托,并不是委托人。作为委托人的吴先生在合同条款上看到了让他冷汗淋漓的风险提示“委托人及受益人需特别注意,本信托计划未设立专门的止损条款。在最不利的情况下,本信托计划收益率可能为零,同时投资者可能丧失全部本金。”

吴先生于今年5月找到建行上海分行讨说法,依照吴先生等人的期待,自然是立即终止证大金牛信托计划为上策。

令人疑惑的是,建行上海分行高层对此事并不积极。据该计划第15节52条显示,建信信托除应履行定期披露的义务外,当信托财产可能遭受重大损失是,受托人应当在获知有关情况后三个工作日内向受益人披露,并自披露之日起七个工作日内向受益人书面提出信托公司采取的应对措施。

当吴先生对此提出质疑时,陈鹤翔副总经理对他表示“不通知客户召开受益人大会的原因是账面浮亏不构成重大亏损,”吴先生气愤地问其什么才算做是“重大亏损”时,陈支支吾吾地解释:“只有在发生实际亏损时才叫重大亏损。”

“也就是说,到明年三月份我们退出时亏损的金额才叫重大亏损,那么权益人大会的召开制度还有什么实际用处吗?而一旦亏损已经形成又何必采取应对措施呢?”吴先生在陈述这一段时仍十分愤慨。

目前,李先生等人的账面只剩下150多万人民币,按照购买当初的16.7%的浮盈去计算,账面浮亏已经超过50%,且仍看不到回暖的迹象。愤怒的客户们开始怀疑自己在证大金牛信托计划设计之初就被算计,遂向建行、建信信托、证大公司提出要求知晓该计划选择股票的依据。

《金兔基金2012年半年度投资报告》显示,金兔基金于2011年3月8日正式成立,规模为4亿元,至2011年4月28日,完成全部投资工作,投资于5个定向增发项目,合计投资金额为39030.25万元,占投资总额97.58%。截止2012年6月29日,金兔基金股票资产浮动收益率为-33.55%。

其投资的5只股票分别为:海利得(530万股)、(,)(500万股)、(,)(450万股)、(,)(1000万股)、(,)(12.8625万股)。截止2012年6月29日这5支股票的收益率累计分别为:-41.13%、-15.53%、-4.57%、-41.78%、-16.98%。据了解,如今的数字比当时更为凄惨。

据某资深证券人士表示,“金兔基金所选择的5只股票直到现在也不建议长期持有”,高破发率的项目,低水准表现的股票,金兔基金仍很乐观地对消费者表示看好市场行情,前述资深人士认为该计划并没有“充分向投资者揭示风险并盲目乐观”。

针对众多建行客户所关注的“在此事件中建行是否应该承担相应责任”的困惑,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金作鹏律师表示,建行代销并推介,保管信托资金,都因此收取相关费用并获得经济利益。这些委托人也原本多是建行的高端客户,基于对建行的信赖购买了信托产品,建行作为建信信托的实际控制人有能力也有义务监督建信信托的信托财产管理行为。“如果就信托产品产生争议,很难仅依据建设银行并非受托人而予以免责。”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不孕不育的预防
卵巢性不孕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