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车主好心揽下全责反遭对方索赔

2019-10-13 00:52: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车主好心揽下全责反遭对方索赔

杭州车主陈女士,上周打进本报路路通诉苦:“上个月,我跟一辆电瓶车撞了。当时

,十字路口左转绿灯亮了,我由南向西左转,刚开过路口,对面一辆电瓶车由北向南直闯过来

,骑车的倒地受伤。他跟我商量,我认下全责,保险可以赔的。”  陈女士说,当时她左转绿灯,骑车的肯定是闯红灯,而且速度很快。她当场就打咨询了一下朋友,因为她的车右前方引擎盖和右前车门也都被擦伤了,如果骑电瓶车的承担主责或全责,她要讨回修车的费用就比较麻烦。“车门凹进去了,要做钣金,还要做油漆,估计没有一两千元修不下来。看看骑电瓶车的受伤不算重,我就同意了他的要求,认了全责。”  没想到一时心软,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了

,电瓶车主几乎天天给陈女士打,今天检查这个明天检查那个,不停要陈女士给他钱。“其实事发那天我陪他去医院,已经垫付了一部分医药费。医生当时说是软组织挫伤,不是太严重

,他说头痛,医生才让他留院观察。”可电瓶车主说他是木工,这回受伤的是手,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骨头没断,这一个多月都不能干活了。“他说他一天工钱有200块,一个多月光误工费就要我赔七八千元,还要营养费,他要我赔他1万元。我不答应,他就经常打来骂人。”  陈女士说,对方还威胁要上法院告她,“我真被他烦死了。而且,他现在动不动就说我撞他,明明是他撞我的,我真是太冤了。你想想,如果是我闯红灯撞他,肯定会被拍违章的啊!可事故认定书我已经签字认了全责,现在讲都讲不清楚了。”  咨询律师后得知,像电瓶车主这样的木工,200元一天的误工费很难得到法院支持:要证明月收入6000元,需要纳税凭证等证明,木工显然无法提供。一般情况下法院会按上年度杭州城镇居民平均收入,或行业平均工资来计算。误工费的时间,也会根据医院诊断来判断,软组织挫伤一般不会超过15天。如果车主先将钱赔给伤者,一定要记住索要所有票据,不然就没法去保险理赔了。  教训: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碰撞,那怕明明不是自己的,有时候车主考虑到自己车辆维修问题、有时候也会被旁人劝“照顾”一下非机动车方,机动车主会认下全责或主责。可这样做风险其实很大,采访过这样一位车主,对方竟然成了植物人,车主最后付出了100多万的代价。而万一对方医治无效,车主还可能会承担刑事!本报 张炜利

有赞微商城登入
小程序价格
微信怎么上附近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