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个人隐私信息泄露谁来担责

2019-09-10 18:2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由于我国对个人隐私信息保护的法律还不完善,导致了人们在捍卫自己隐私信息权时必然会困难重重!一起公民因隐私信息被泄露遭受财产损失而引发的捍卫信息权纠纷所带来的思考——

  才买了新车就有人来推销保险;刚去医院做完孕检,返家途中就接到了孕婴产品销售商的问候;新房钥匙还没到手,装修公司就上门 拜访 ......当下,从我们的、住址、职业到父母姓名、私家车型号、银行存款额等个人隐私信息被泄露的现象十分严重,给我们的工作、生活带来了不良影响,有时甚至会造成我们名誉、财产、人身危害。然而,由于我国对个人隐私信息保护的法律还不完善,导致了人们在捍卫自己隐私信息权时必然会困难重重!一起公民因隐私信息被泄露遭受财产损失而引发的捍卫信息权纠纷所带来的思考

  一对恋人购买汽车,先后在汽车销售公司支付了车款,到保险公司办理了保险,至车辆管理所登记了车牌。可是,购车后没几天,这对恋人就接到,被告知需要提供银行账号为新购的汽车办理出口退税。因中提供的身份证号、居住地址、车牌号等信息一字不差,遂提供了个人银行账号,导致银行账户上现金被盗取,便将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三方一同告上了法庭。那么,购车者的隐私信息被泄露导致被骗受损,应当由谁来承担?201 年4月24日,该起因公民个人隐私信息被泄露引发的人身权利纠纷一案,经江苏省常州市两级法院的审理,终于有了答案。

  受骗归咎信息被泄露

  现年 1岁的薛秋生,是山东省青岛市人。2011年5月,完成国外8年的学业,薛秋生带着小他两岁的女朋友余文慧,回到了余文慧的家乡江苏省常州市。两人虽未结婚,但已经共同生活。

  2011年6月,因工作和生活的需要,薛秋生、余文慧决定购买一辆汽车。当月19日,两人来到常州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车销售公司),经汽车销售公司销售顾问接待和推销,薛秋生与汽车销售公司达成购车意向,并签订汽车销售合同一份,订购了北京现代牌IX 5新锐版2.0自动档小型客车一辆,支付了5000元现金作为定金,订车客户登记为薛秋生。

  2011年9月8日,余文慧分别用三张银行卡向汽车销售公司支付了购车余款,款项包括车辆购买款、代理上牌费用及保险费用,并约定由汽车销售公司代理办理了车辆的上牌及保险事宜。

  2011年9月14日,汽车销售公司销售顾问与保险公司驻汽车销售公司的办事人员联系,办理了车辆保险。两天后,汽车销售公司工作人员前往常州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以下简称车辆管理所)新北区新车服务站办理了车辆登记上牌手续,申请自选了车牌号。办理车辆保险、车辆上牌所登记的车主均为余文慧。三天后,薛秋生、余文慧前往汽车销售公司提取了新车。

  2011年9月21日晚,薛秋生因发现其银行账户上被莫名其妙取走2 00元,经到银行查询被告知可能系被他人盗取后,遂向公安部门报案。在报案时,薛秋生向警方陈述道: 2011年9月17日,我到汽车销售公司提取了新购的汽车。21日下午5点左右,我接到一个,通话对方自称为车辆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帮我办理出口退税,并向我提供了办理出口退税的联系。由于对方在中准确报出了身份证号、家庭地址、购车时间等信息,特别是我还未挂的车牌号码,对方也是一个数字不差,我便相信了对方的身份,告知了对方我的银行账号。当日晚6点左右,我查看我银行账户时发现账户中被支取了2 00元,遂报案。 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薛秋生也坦然承认,他接到时并未核实真伪,亦未询问通话对方的情况,他提供的银行账号的取款密码亦未告诉过他人。

  接到报案后,公安机关立即立案侦查。但由于薛秋生不能提供有价值线索,侦查陷入了僵局,薛秋生被诈骗的现金一时半会儿也就追不回来了,公安机关向薛秋生说明情况后,劝薛秋生在家等消息。

  捍卫权益三家单位遭起诉

  侦破工作毫无进展,犯罪分子不能抓获,被骗的钱就不能追回来。虽说被骗的钱并不多,但是,就这么莫名其妙被骗几千元,薛秋生觉得非常的窝心。薛秋生在懊恼自己的轻信和轻率的同时,也在想:自己被骗,就是因为对方准确报出了自己的隐私信息,才让自己轻信了对方。对方竟能准确掌握自己多方面的隐私信息,一定是自己的隐私信息被泄露了。我和女朋友余文慧在国外留学多年,回国后才四个多月,除了申领了几张银行卡,办理了两人的号,以及刚刚购买了一辆汽车外,信息就没有外露过。而通话对方不但掌握了我和女朋友的基本信息,而且掌握了自己买车的信息,就连还没有挂起的车牌号,对方也是一清二楚。由此说明,自己的个人隐私信息一定是在购买车辆以及为车辆购买保险、申领车牌照的过程中被泄露出去的,而这一过程中能够知晓自己的信息的部门,也只有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

  据此,薛秋生、余文慧认为,诈骗嫌疑人之所以能够通过利用他们的身份信息对他们成功实施诈骗,系因为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三家单位泄露了他们因购买汽车而登记在该三家单位处的车型、车牌号、余文慧的身份证信息、薛秋生的号码等个人信息,应当由该三家单位承担。于是,薛秋生、余文慧来到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法院,一纸诉状,将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一同推上了被告席,要求三家单位赔偿自己的损失2 00元,并在媒体上赔礼道歉。

  审理中,薛秋生、余文慧申请追加银行作为被告参加诉讼。经法院释明,薛秋生、余文慧未提交追加银行作为被告参加诉讼的书面依据。同时,薛秋生、余文慧认为两人本身虽尚未结婚,但已经共同生活,故所受损失可视为薛秋生、余文慧的共同损失,故共同提出上述诉讼请求。

  车辆管理所辩称:1. 本单位是行政执法单位,按照法律规定履行职责、权利和义务,工作人员在办理各种业务时均有严格的操作流程和工作规范,并从监督检查等各方面确保各项措施的落实,防止信息的泄露。本案发生后,本单位也开展了深入广泛的调查核实工作,未发现有工作人员存在泄露信息的行为。2. 薛秋生、余文慧称诈骗者以本单位工作人员的名义进行诈骗,被骗取2 00元,且已向有关部门报案。薛秋生、余文慧虽同时起诉要求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承担相应的民事,但却未提供各单位应当承担的证据。薛秋生、余文慧只是将可能泄露信息的各单位均列为被告,却忽略了其自身也是信息泄露的渠道之一。 . 薛秋生、余文慧作为成年人,且受过良好教育,应当具有辨别是非和分析判断能力。在接到诈骗时未甄别、判断其内容的合理性、真实性,未有效核实对方的身份及来源。且如果确需办理购车退税手续也应当由薛秋生、余文慧携带相应资料至税务部门办理,仅凭一个就能购车退税明显不符常规。综上所述,薛秋生、余文慧未能举证证明本单位存在过错,其诉讼请求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薛秋生、余文慧的诉讼请求。

  汽车销售公司辩称:1. 本公司并未向任何第三方泄露信息,薛秋生、余文慧也无证据证实本公司向第三方提供了信息,对于信息的泄露都是薛秋生、余文慧猜测,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案所涉事实属涉嫌诈骗案件性质,应先刑后民。2. 对于与本案所涉案件事实相关的情况,公安机关已进行过宣传,薛秋生、余文慧对陌生应提防注意,造成薛秋生、余文慧损失,其自身也存在过错。请求驳回薛秋生、余文慧的诉讼请求。

  保险公司辩称:1. 薛秋生、余文慧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所主张的被骗事实。2. 本公司未向任何第三人泄露过客户信息,薛秋生、余文慧亦无证据证明本公司泄露其个人信息,薛秋生、余文慧在日常生活中亦有可能向其他单位或个人提供过车辆信息,薛秋生、余文慧仅凭其个人主观臆断即向法院起诉本公司侵权无事实根据,亦无法律依据。 . 薛秋生、余文慧诉称涉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自称为车辆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并非本公司人员;薛秋生、余文慧在未核实与其通话人员的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即告知银行账户信息,以至于泄露个人银行信息而上当受骗,其自身亦有过错。4. 本公司与薛秋生、余文慧之间不符合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双方并不构成侵权行为。请求法院驳回薛秋生、余文慧的诉讼请求。

  一槌定音证据不足尝败果

  天宁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根据薛秋生、余文慧诉称的事实及理由,薛秋生、余文慧提起本案诉讼的请求权基础系侵权之诉,即薛秋生、余文慧认为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三家单位中有一个但不仅限于一个单位实施了侵害其合法权益的行为,从而造成其财产损失的后果。该案中,实施的侵害行为应是指泄露了涉及薛秋生、余文慧个人隐私的信息的行为。根据法律规定,侵权行为的构成具有如下要素:即实施了侵害他人权利的行为,侵害人主观上存在过错,有损害结果,具有因果关系。从构成要素来看,薛秋生、余文慧仅陈述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三家单位中可能有人实施了以泄露薛秋生、余文慧的隐私信息为方式的侵权行为,但未能提交该三家单位中具体应是哪家单位或者哪些单位实施了上述行为,亦未能证明哪个或哪些单位存在主观上的过错。对于损害后果,根据薛秋生、余文慧的陈述,即为薛秋生的银行账户被支取2 00元的经济损失。从生活实践来看,公民的银行账户密码一旦泄露将有可能存在造成严重经济损失的风险,因此银行账户密码应属公民个人隐私。对此,薛秋生、余文慧亦认可,在未知密码的情况下,银行卡账户中的款项是不能被划转、提取的。故法院认为,要对薛秋生所有的银行账户进行款项划转,前提条件是拥有该账户的密码。结合本案事实来看,薛秋生、余文慧在整个购车行为过程中,向上述三家单位明示的个人信息主要包括其所购车辆型号、车牌号、个人身份证件信息及个人通讯号码等信息,在上述购买车辆、办理车辆登记手续以及办理车辆保险的过程中,薛秋生、余文慧并没有向三家单位提供过被支取款项的薛秋生所有的银行借记卡的账户信息及其密码。在不获知银行账户及相应密码的情况下,凭借薛秋生、余文慧在上述购车、登记上牌、办理保险过程中向三家单位明示的个人信息,并无可能造成薛秋生银行账户资金被划转的损害结果,即上述信息的泄露与否均与薛秋生、余文慧所称的损害后果无因果关系。

  综上,法院认为,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及社会信息的共享化、络化,在现实生活中,为了工作、生活的便利,以及信息化管理的要求,公民的个人身份信息、联系等个人信息不可避免地可能存在于多家与公民日常生活休戚相关的机构或机关内,如公安机关、银行、教育机构、医疗机构、所在工作单位等等。但银行账户及密码作为个人隐私信息,都由其自身保管掌握。本案中,无证据表明薛秋生的个人银行账户及密码存在于上述三家单位处,并因对外泄露而造成薛秋生、余文慧的损失。结合本案现查明的事实,造成损失的原因与薛秋生、余文慧未尽到一般谨慎注意义务有关。同时,作为在日常工作中因业务需要等原因而合法持有公民个人信息的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部门或者个人,亦应当在法律规定范围内获取并妥善保存他人的个人信息,并不断予以改进完善,以防止对外泄露,对此有相关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等予以约束。薛秋生、余文慧并未提交充足证据证明其所称损失与上述三家单位之间符合侵权行为的构成要素,亦无证据证明与其所受损失直接相关的银行账户账号、密码已为上述三家单位所知悉并泄露的事实,故薛秋生、余文慧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驳回薛秋生、余文慧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薛秋生、余文慧不服,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在上诉中,薛秋生、余文慧诉称:个人车辆的购买及登记信息,只有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三家单位知悉,因该三家单位对上述信息的保护不善,致使我们受骗,该三家单位应当承担。

  常州中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中,可能产生信息披露源的四方,分别为薛秋生、余文慧二人、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因薛秋生、余文慧一审明确表示未向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三家单位披露其银行借记卡的账户信息及其密码,实际掌握其银行借记卡的账户信息及密码的是其自身。因此,薛秋生、余文慧是其银行借记卡的账户信息及密码的唯一控制人。

  本案中,薛秋生、余文慧确认其接到莫名后,将其银行借记卡的账户信息及密码披露与对方,该行为是发生薛秋生、余文慧损失的直接原因。公民对自身的信息具有自我保护义务,在未确认对方身份的情形下,向对方披露个人信息,属自我保护意识缺失,薛秋生、余文慧需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本案中,薛秋生、余文慧认为车辆管理所、汽车销售公司和保险公司披露与本案争议的2 00元损失直接关联的其个人信息无事实依据。综上,薛秋生、余文慧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判决应予维持。

  201 年4月24日,常州中院作出了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的终审判决。

  留下思考信息保护不容易

  一起因公民个人隐私信息被泄露引发的侵权案件,随着终审法院的法槌落下而尘埃落定。当事人因不能举证证明谁泄露了其隐私信息,以及不能证明其遭受的损失与被泄露的信息存在因果关系而被判败诉。法院的判决结果,虽然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但是,法院的判决有理有节,依法有据,无可厚非。然而,本案的意义不在于本案的本身,而在于提示了公民在捍卫自己个人隐私信息权时,有着重重困难,主要表现在:

  困难一,在于维权举证难。正如本案两级法院在审理中指出的那样,公民个人隐私信息,首先由公民本人所掌握,且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及社会信息的共享化、络化,在现实生活中,为了工作、生活的便利,以及信息化管理的要求,公民的个人身份信息、联系等个人隐私信息,又不可避免地可能存在于多家与公民日常生活休戚相关的机构或机关内,如公安机关、银行、教育机构、医疗机构、所在工作单位等等。公民隐私信息一旦被泄露,所有掌握隐私信息源都存在嫌疑。那么,公民要成功捍卫自己的隐私信息权,就首先要证明自己没有泄露自己的隐私信息,而对于自己没有泄露的这一消极行为,从理论上说,是无法证明的。其次,能够掌握公民信息的单位很多,加之泄露隐私信息的行为往往都在暗地里进行,公民个人根本不能掌握相关证据,让公民个人来举证证明某一人某一单位,或某些人某些单位泄露其个人隐私信息,亦是难于上青天。

  困难二,在于公民意识不高。当下,公民个人隐私信息被泄露的现象很严重,几乎人人都遭受过的骚扰,但是,人们对于频繁接到的骚扰似乎已经习以为常。有关资料显示,在个人信息曾被滥用的被调查者中,仅有4%左右的人进行过投诉或提起过诉讼。人们几近麻木的主要原因是大多数人还未遭受到切实的利益损失,对于个人隐私信息被泄露所带来的危害认识不足。

  困难三,在于相关行业监管不力。对此,有着法律人士指出,机动车销售、房产中介、医疗、教育等机关、国家机关等行业及其从业人员往往有机会接触、掌握大量公民个人信息,这些行业虽均有系统内部出台的关于个人信息的查询规范、查询电子信息备案及保护工作意见,但由于部分从业人员工作心不强,法律意识不高,且内部执行不到位,甚至极个别人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大肆出卖公民的信息等原因,致使因疏于管理而导致员工泄露公民信息的现象屡有发生,因此这些行业成为个人信息泄露的 重灾区 。

  困难四,在于法律不够完善。虽然,我国于2009年2月28日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中明确规定了出售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以及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三个罪名,但是,入罪行为有着严格的条件,除非那些情节严重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可以受到法律的制裁外,对于绝大多数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在没有构成犯罪的情况下,民事法律、行政法律方面却没有完善的保护措施。

  公民个人隐私信息,关乎到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应尽量完善相关法律,为公民信息保护提供足够的法律保障。对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犯罪行为,应加大惩罚力度。作为公民,也要提高相应的意识,保护好自己的信息不被泄露,且在信息被泄露后,坚决捍卫自己的权益。

  (文中人物系化名)

射手座
明星
看房选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