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泰宏 第二卷 第二十七章下 祸事自来下

2020-01-19 11:53: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泰宏 第二卷 第二十七章下 祸事自来下

宗门任务,乃是宗门长辈或弟子,花费一定仙玉,在门派中的任务殿中,发布一条任务信息,若有他人接取之后,且完成任务,那么接取之人便会获得任务奖励。

而其中的宗门历练任务又不一样,这种则是宗门强制安排些许任务,交由新入门弟子完成,一般期限一月内完成,并且给予丰厚奖励,算是变相对于新辈弟子的提携。

这些奖励即便是诸多老人弟子也是眼红不已,有人眼红,自然就有了争斗,老人压迫新人,裹挟着新人去完成宗门历练任务,然后在抽取大头,施舍一些些汤汤水水下来,如此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下来,老人压迫新人再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如此也才有了今日晏师兄等人前来寻找秦不凡之事。

宗门历练任务早在十数日前便已经定下,新进弟子或主动或被动,都已接取了下来,唯独这地处深悠的秦不凡消息闭塞,拖拖半月下来亦不知此事。

秦不凡不上心,不代表别人不上心,此番新进弟子中除了个别入了内门的弟子,和少数具有后台者,其余皆是压榨对象,外门弟子中几个老人立起来的山头,早早的就将他们按人头划分好了。

而负责秦不凡的晏师兄,在任务殿外等候多日,却始终不见其人,如此方才寻了过来。

“呵呵!”秦不凡冷笑连连,虽不知眼前几人寻来所为何事,却也知晓今日之事,平白了不得。

“秦师弟既已认下,师兄我也不难为你。”晏师兄目光闪过一丝冷厉,顿了顿口接着道“不过,伤人之事却不能随意揭过,伤者当有抚恤,依我之见秦师弟不凡不妨认个错、赔个礼。”

“你这小屋却是不错,幽静安宁,却是个养伤的好地方,秦师弟也不妨一起让与出来,如此此事也能皆大欢喜不是?”晏师兄打量着小屋,嘴里碎碎念叨着,言语中不乏喜爱之意。

“可我若是不呢?”秦不凡眯着眼盯着晏师兄,抿着嘴轻笑道。

不论这几人来此作甚,但从其心生巧取之意时,秦不凡与他们便已不能善了了。

“如此那、、、”晏师兄只听得秦不凡言语,便开口接话,只是话到中途,却不得不停顿了下来。

蓦然间,其眼中燃起一道火焰,只一刻便又落了下去,转头过来,依旧是一脸和和气气,望着秦不凡开口道“秦师弟可莫要自误啊!”

晏师兄面色柔和,目光急切,看上去如同维护秦不凡一般,只是那嘴里蹦出的言语,显得过于生硬,且透着浓浓的威胁。

“此事倒是不闹烦晏师兄担心,秦某自然省的!”秦不凡面无表情的说道,已无意争论些什么,既已注定不得善了,又何必多费唇舌。

“秦师弟既然如此不是大体,那为兄也只有代诸位师长教教师弟这长幼尊卑秩序了!”晏师兄心中早已暴怒,此刻悍然出手,怒火倾泻而出,亦无半点留情。

其手弯曲,五指成爪,脚下一踏,整个人猛然越起,至上而下一爪抓来,直逼秦不凡头颅,宛如扑天大雕,擒拿猎物一般,手掌只见透着摄人锋芒。

秦不凡目光微寒,这青年虽未引动仙力,可一爪之间气势之盛,比之当时那争夺朱果的青色大雕也是不弱分毫。

“正愁此次突破后力量把握不精,正好拿你连连手!”秦不凡心中冷笑道,但面目上却不见丝毫轻视,正所谓“狮子搏兔,亦使全力!”,更何况两人之间也并无狮子与兔这般大的鸿沟。

“嘭!”

秦不凡展开双臂,捏着拳印,迎了上去。

爪影不绝,拳影漫天,一如扑天大雕,一是人形暴龙,交手间气浪弥漫,吹得随行众人仰向两边。

“砰砰砰!!!”

从庭院中打到庭院外,拳爪相击不下百十会,可两人气势还在攀升,远没有触及顶峰。

打斗中,晏师兄面上神色不断下沉,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新入弟子,居然会有这般实力,看来今次是提到铁板了,心中升起无线懊恼,若早知秦不凡有这般实力,又何苦为了那么一些事物,竖下一个大敌。

懊恼归懊恼,可晏师兄出手却更是狠辣了些许,招招对着秦不凡要害处,心中杀意既起,便再无从压下,即便宗门内不能出手猎杀,但要打个残废,毁了道途,还是可以的。

仇怨已结,自当斩灭已为绝。

晏师兄置身于半空,双臂弯曲、掌指化爪,憋着一口气,连续挥出九爪,化作九道残影,一起抓向秦不凡。

秦不凡面色无惧,随之退开半步,双拳捏起拳印,合之一处,奋全是之力,轰击在抓影之上。

“凤天击·扑!”

九道爪影还为尽散,异变却又突起,晏师兄双臂张开,宛如天蓬展翅,至上而后,一爪突袭,碎灭几道残影,咋眼而至。

“去死吧!”晏师兄残忍的笑道,这是蓄谋已久的一次绝杀,周身仙力毫无保留的喷泄而出,半空中化出一巨大的爪影,拍向秦不凡胸口。

“好算计,不过却是可惜了!”

秦不凡眼中亮起一丝赞许,现在这个境界,仙力以缕论,一般时哪敢随意催动,也只有决胜时才敢放出,不然一个不好让对手避过,那接下来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了。

而晏师兄先以九道爪影混淆视线,自身突至高空,再秦不凡一拳力尽之时,踏着这一丝缝隙,全力催动仙力爆发突袭,不可谓不狠辣。

只是可惜,他的对手是秦不凡,他在算秦不凡,可秦不凡一样也在算他。

借你之手,淬我之躯,晏师兄在秦不凡眼中,终究只是个陪练。

“神魔之体!”

秦不凡嘴角轻笑着吐出几个字,随后其周身骤然亮起乌光,神秘符文一闪而逝。

秦不凡敞开身躯,任由这一爪落下,硬承了一爪的秦不凡,抖了抖身子,瘪瘪嘴道“不错,挨了一下倒有那么些疼痛!”

另一边,晏师兄力尽落下,嘴角哈哈笑道“小子,得罪我晏某人,合该如此!”

晏师兄面色虽显一丝煞白,心头却是无比畅快,带着笑意,转头盯着烟尘渐散处。

天津市三潭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牛皮癣医院排名
广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扬州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