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武神 第四十二章 百散天之巅峰对决

2020-01-14 11:22: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神 第四十二章 百散天之巅峰对决

碧空之上,数只麻雀轻巧的飞过。它们无忧无虑的在这一处院落中穿行着。

然而,当它们飞过了一处似乎是空无一物的空地之上时,却是一只只的抖动了几下,随后就不约而同的跌落了下来。

不一会儿,在它们的身上都浮起了一层白色的薄霜。这种薄霜开始迅快的蔓延了开来,连地面上都开始被这同一种颜色所覆盖着。

冷……

冰冷的感觉在霎那间充斥着整个天地,仿佛突然进入了最寒冷的季节,仿佛突然来到了那万里飘雪的北疆冰原,令人无所适从。

在这里的所有人之中,除了谢鸣金和步悻聪之外,都是身怀绝技,能够与天地之气产生某种共鸣的先天强者。但是,在这一刻,就算是强如他们,也感到了难以抗拒。

谢鸣金和步悻聪更是上下牙齿打架,身体也是剧烈的哆嗦了起来。

庭世光伸手,轻轻的按在了谢鸣金的身上,一股火热的力量顿时沿着他的经脉传遍了他的全身。这才让他长长的喘了一口气,似乎是从即将被冻僵的边缘抢救了回来。

他继续哆嗦着抬头看去,正好与同样被救回来的步悻聪对望了一眼。他们的目光中都有着憎恶和仇恨,但却隐约的又有些同病相怜的味道。

数道人影如飞般的朝着这里赶来。他们并没有加入战团,而是和水炫槿等人一样,在练功场之外静静的观看着这二位同阶高手之战。

水炫槿和苏军等人望了他们一眼,虽然是心中不满,但却并没有人说话。因为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而他们的实力,还达不到反客为主的地步。

只是,在这些人中,有一位先天强者在见到了贺一鸣与木尽天之后,显得特别的激动,从他的身上似乎也涌现出了强大的战斗意志。但是这种气势刚刚冒出来,就被二位顶尖的百散天强者的气势压制冲散,乃至于消散于无形。

双方之间的差距之大,简直就像是大人与小孩子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除了水炫槿深知其中原因之外,庭世光和苏军等人都是用着不屑的目光朝着他看了一眼。如此不自量力之人,还真是罕见的很。

成傅的脸色瞬间变得黯淡了下来,在真正的见到了这二位的强大,他才明白那种差距究竟达到了何等地步。

贺一鸣的进步速度之快,确实是远远的超过了他。

双目紧盯着那练功场上的二人,成傅突然之间泛起了一种心灰若死的感觉。他隐隐的感到了,在这一辈子之中,怕是永远没有追上贺一鸣的机会了。

※※※※

当贺一鸣与对方正式交手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木尽天为何会被称为图藩国的百散天第一人。而且他明知自己是五系同修的情况下,却依旧是拥有着强大而不可战胜的信心。

因为木尽天所修炼的,并非五行功法中的任意一种。他所修炼的。是冰系功法。

那种滴水成冰,冰封千里的至寒至冷的奇异功法。

绝大多数的先天强者所精擅的都是基础五行功法中的一个或者二个,但也有的先天强者所掌握的,却并不属于这个范畴。

在今日之前,贺一鸣所见过的先天大师之中,也唯有水炫槿一人修炼的是风系功法。但是水炫槿的风系功法所拥有的威能明显无法与木尽天相提并论。

此时,从木尽天的身周,一圈圈强大的到了极点的寒意如同波浪般的涌现了出来。

随着寒气的不断扩散,整个练功场上似乎也变了颜色。

虽然周围有着超过了二十位的先天强者,但是此时却是静至落针可闻。

静……

是此时惟一的声音,也是大地的摇篮曲,而木尽天就在这种静寂的环境中动了,他似乎是化做了无数的轻飘飘的飞雪,跟着旋律翩翩起舞。

在众人的眼中,木尽天仿佛是变成了那像烟一样轻,像银一样白,飘飘摇摇,纷纷扬扬,从天空中飘洒下来的飞雪。

在这一瞬间,众人似乎都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

这里已经并非开嵘国的国都所在,而是变成了北疆冰原的冰天雪地。

那数九寒天。冰封大地,冷风呼啸,让整个世界成了一只大冰箱。不仅仅是人类难以生存,就连高山亦是冷得颤抖,大河亦是冻得僵硬,哪怕是空气似乎都要凝固起来了。

寒凝大地,遍地如银,万物萧条……

至此,众人才明白,原来木尽天的实力竟然是强大如斯。

哪怕他们这些在一旁观战的,都感到了无尽的寒冷,也深深的明白,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了。

那么,身在其中的贺一鸣呢?

※※※※

贺一鸣的脸色同样的凝重,在那遍地寒霜到来的那一刻,他就开始将体内的真气转为先天烈火功。

这是在他炼丹之时,观摩药道人和地下无穷地火之后的感悟所修炼出来的先天火系功法。

火与冰,绝对是二种不同极端的力量。这二种自然界中极端的力量在此刻发生了巨大的碰撞。

在贺一鸣的身周,那原本已经凝结着的寒气顿时冒起了一缕缕白色的轻烟,而他身周的温度更是提高了几度。

贺一鸣抬起了双手,那双手掌鲜红若血。

随后,他大步向前,就这样笔直的朝着对方冲去,从他的身上涌起了一往直前的滔天气焰。

木尽天一个转身,他并没有直接的与贺一鸣对掌,而是利用诡异飘渺的冰雪身法,在四周布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天然冰寒屏障。

贺一鸣突地发现,木尽天与身周天地之气的沟通,似乎远比他的高明的多。

从他的身上。三百六十个窍穴仿佛都变成了丹田,不停的吸纳着外界的能量。非但如此,当此地的天地之气被他吸入体内之后,远方就有着更多的寒冷如冰的天地之力源源不断的补充了进来。

贺一鸣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此人对于天地之力的掌握,竟然比他还要更高一筹。

隐隐的,贺一鸣就是有着一种感觉,此人的修为之高,距离那生死一线天也不过就是一线之隔。

只要他愿意,甚至于可以随时冲击那最后一关。

然而,木尽天越是强大,贺一鸣的心中就越发的兴奋。他体内的真气流转,也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哪怕是适才与七位先天强者交锋之时,他也不曾如此的激动。

他的双掌飞舞,就像是那地火汹涌一般,将身周的寒气尽数驱散,那被木尽天布下的一层层的冰寒屏障在他的手下势如破竹般的被击散了。

在众人的眼中,贺一鸣就像是一个大火球,追随着那寒气的源头不断进逼着。

他们二个人的交战,似乎贺一鸣占据了极大的上风,而木尽天却在不停的后退一般。但是,再过片刻,众人都是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们都是突兀的感到了。贺一鸣虽然看起来威风八面,气势汹汹。但是周围的环境却依旧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那白色的世界依旧是如同冰天雪地般的存在,贺一鸣的火系力量再强大,也不曾对此有丝毫的影响。反而引起功法克制的原因,如今贺一鸣所消耗的真气之大,已经是远远的超过了对手。

若是这样的情况维持下去,那么首先将真气消耗干净的,肯定不会是如今看上去趋于劣势的木尽天。

贺一鸣很显然也发现了这种情况,他的脸色微变,双掌交错之间,那汹涌的火气已经是完全的消失了。

随后。从他的身上涌起了一种强大的生命力量。

这种力量与冰的力量格格不入,而贺一鸣就从一团火直接的变成了一颗参天大树,他的双脚八字开立,就像是老树扎根似的,紧紧的扣入了地面之中。

他的双掌继续飞舞,那股强大的木系生命力量已经以他为中心荡漾了开来。

只是,木尽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嘲讽的笑容,他的身法不停,就像是一个人在打拳似的,对于贺一鸣的变化不管不顾,依旧是在使用冰的冲击,一点点的消耗着贺一鸣的真气。

这个年轻的强者同样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哪怕是以他目前的实力,也不敢说在以硬碰硬的情况下能够战而胜之。

所以木尽天选择了最为妥当的方法,借助于天地之气的力量,慢慢消耗着贺一鸣的真气。

当他将冰系力量完全激发出来之后,就能够制造出一个小型的充满了寒气的区域。

这种能力并非百散天强者能够拥有的,就连一线天强者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但是,在木尽天的身上却有着一件异宝,而正是凭借着这件异宝,所以他才能够在百散天之时就能够形成如此可怕的一个冰系力场。

在这个力场之中与人交手,他所占据的便宜之大,远非其他人能够想象。

正是因为有着这件异宝的辅助,再加上他那无限接近于一线天的强大实力,所以才让他有着击败甚至于是将贺一鸣击杀当场的强大信心。

此时,贺一鸣所展现出来的木系力量虽然同样的强大,但在这幅冰天雪地的世界之中,却依旧是没有占据到丝毫的便宜。

冰系的力量隐隐的给他带来了一种“死”的感觉,与木系的“生”的力量迥然不同,更是针锋相对。

虽然没有火与冰之间那样的直接,但是彼此的冲撞和对立也是丝毫不差。

片刻之后,贺一鸣同样感觉到了,在死亡的力量压制之下,他的生命气息正在遭受着缓慢的侵蚀,而更可悲的是,他虽然明明的感应到了这一点,却是毫无解决的办法。

他冷哼一声。身体陡然一沉,双膝微微弯曲,那高大的树木仿佛是立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重如山般的凝实感。

土系的力量,让他如屹立千百年的高山峻岭,仿佛是从恒古之时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哪怕是北国的冰封千里,也不曾将巨大的高山冻瘫。

这就是大地的力量,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最强的防御之法。

然而,再过片刻,贺一鸣的眉头依旧是皱了起来。因为他再度发现,虽然此时他所受到的影响较小,但是他此时已经完全丧失了攻击的可能,在木尽天那漫天飘雪般的双掌进攻下,他显得异常的狼狈不堪。

那一层层的白雪铺天盖地而来,仿佛要将他变成一座雪山,那彻底被冰封住的,仿佛是披上一层白色铠甲的雪山。

沉重的感觉似乎越来越大,就要将他压制的喘不过气来。

贺一鸣心中大惊,他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凶芒,与其被慢慢磨死,不如放手一搏。

他陡然间一声厉喝,双膝挺直,一只手掌高高举起。

开山三十六式,第十六式……

这门功法自从他修练有成之后,就一直是他的压箱底绝活,而同样的,当他施展这门功法之时,也一样的是无往不利。

轰隆隆的仿佛是雷鸣般的声音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他就像是变成了一把刀,一把无坚不摧的大关刀。

那种金系锋锐的力量在这一刻,在他的身上体现无遗。

他的气势瞬间就已经攀升的到了极点,身上涌现出了一种鱼死破,一去不返的强大杀意,朝着木尽天如飞般的砍去。

空气中接连的传来了无数的爆裂之声,木尽天的脸上也是首次变得无比凝重,他的双掌如同雨点般的拍了出去,每一下拍击都是一股至寒的力量冲到了贺一鸣的身上。同时,他的身法加快了数倍,竟然就在方寸之间与贺一鸣兜起了圈子。

自从贺一鸣自创了**飞腾术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能够在身法的奥秘上能够与自己比肩。而且在此刻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之下,对方显然比自己更快一筹。

那凌厉无匹的开山三十六式虽然强大无比,但却始终都无法接触到木尽天。

随着一股又一股的强大冰系力量的不断冲击,贺一鸣的速度越来越慢,就连他的手掌之上都似乎是蒙上了一层白色的冰霜。

他的开山三十六式依旧是无坚不摧,但是在这个连大地也能冰封的力量之下,最终还是变得后继无力。

贺一鸣的身形终于停下了,他收掌半蹲,从他的身上再度涌起了一种新的力量。

一股股如同滔天巨*般的水系力量从他的身上狂涌而出,就像是那巨大的海啸般铺天盖地而来。

这已经是五行之中最后的属性,也是贺一鸣在被压制了那么长时间之后的最终爆发。

这股强大的力量甚至于已经超过了贺一鸣平常所能够施展的极限。

那如同滔天洪水般的力量似乎能够冲毁整个世界。

木尽天的动作更快了,在贺一鸣的疯狂反击之下,他就像是大浪滔天之中的一艘小木帆船,仿佛随时都会被掀翻沉没。

可是,无论那滔天巨*如何的骇人听闻,这艘小船就像是用胶水紧紧的粘在了浪头之上,就是无法将它彻底淹没。

非但如此,在这艘小船的周围,那滔天的大水慢慢的变了颜色,白色的冰再一次的出现了,而且这一次出现的是那样的凶猛,仿佛仅有片刻之间,整片怒涛就已经被彻底的冰封住了。

凝水成冰,竟然在瞬息之间就已经达到了这等地步。

贺一鸣的心中那强烈的信心第一次受到了无比的冲击。

基础五行之中的所有功法,他已经全部的施展过了。这种不同功法之间的转变能力,已经让所有的先天强者们都看得是膛目结舌。哪怕是正在与他对战的木尽天,也是深深的被这种奇异的能力所震撼。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在七位同阶高手的联手之下,贺一鸣依旧是能够战而胜之了。

因为面对普通的先天强者,这种能力实在是太过于逆天了。无论任何人与之相搏,都会受到功法上的克制,十成实力往往连一半也无法发挥出来。

他心中暗自庆幸,若非自己的身上有着那件能够吸纳天地之气中的冰系能量,可以大幅度增强冰系力量的异宝,那么当他与贺一鸣公平搏斗之时,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了。

不过此刻么,随着身周那冰冻的力量不断增强,他已经隐隐的掌握了主动,并且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此时,众人都已经看出,贺一鸣似乎是黔驴技穷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贺一鸣的心中终于有所决断,他体内的真气流转不休,身上逐渐的涌起了一股杀气。

当这股杀气开始弥漫的时候,哪怕是在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之中,似乎也无法对其造成任何的困扰。

木尽天的浑身汗毛竖,他的心中惊骇之极,贺一鸣明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但为何他却带给了自己更加危险的感觉了呢?

贺一鸣面色凝重,水系真气开始流淌,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打算再保留什么了。

既然单系的力量不足以取胜,那就五行合一吧。

这种连一线天强者都能够击伤的最后一击,绝对是百散天中纵横无敌的存在。只是这一击之后,二人中怕是也仅有一人能够活着离开此地了。

然而,贺一鸣坚信,那个活着的人,肯定是他自己……

太原市第九人民医院怎么样
宿松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癫痫最好的医院
湛江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山西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