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盛华双杰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小动作总统

2020-01-20 08:22: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盛华双杰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小动作总统!

是的,这次可能一去修炼就是几年,我得和润东哥说一声,毕竟我和润东哥之间已经如亲兄弟般,这次出去这么长时间,怎么也要向他道个别,顺便和他聊聊天,我们俩从上次离开也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还是要去看看他。请大家看最全!

这样,第二天我们这一家人就悄然的离开了长盛沙,全家离开,谁也不告诉,去往西盛安,这算是一家人出去旅行。

未来的几年里,我们与儿子女儿也要分开一段时间,所以在旅途上,我们一家人也可以再聊聊家常,叮嘱他们一些事情。

到了西盛安,我们倒车再次去往延盛安。

这条路依然通畅!

自从上次出现了界石蒋屠杀新四军事件后,盛内舆论对界石蒋搞内战的事情抨击很大,差点儿让他再次下野,相信界石蒋也感觉到了压力,现在界石蒋已经不敢再轻易对共好党做什么大的动作,所以这段时间,共好党与同明党之间的关系还算是平静,最少我觉得是平静了很多。

敌科不科独孙术战冷仇早情

我对他们之间的关系,要求不高。

马车行走在茫茫古道上,马脖子上的玲声叮咚,仿佛来自远古,摇得人心境悠然而飘摇,恍如隔世,看着周围没有棱角的黄土高坡绵延不尽,这一切不禁让人心情恬静!

孙仇不仇酷敌恨接月察科

虽然心里偶尔还在担忧着自己参悟法则的事情,但坐在晃晃悠悠的马车上,这么舒服的摇着,自己心绪不自觉的就已经松驰了下来,让人感觉份外的安宁。

孙仇不仇酷敌恨接月察科“真是幸运呀!太好了,没想到凌军长能坐上俺的车,这是俺上辈子做了好事呀!凌军长,你坐了俺的车,是俺的容耀,俺可不能收你的钱啦!”

其实行走在这条路上,是让人感受惬意的最好地方,很舒服。

敌地仇仇独结学由冷酷阳考

“客官,俺看你咋像反抗大郎的那个英雄,凌峰,凌军长呢?”

车夫是个并不健谈的大叔,他应该早就看着我面熟,毕竟现在我凌锋在盛华可以说是家喻户晓的人物,鼎鼎大名,还上了报纸,各种照片近景照全身照的登了报纸的一大版面,所以走在这一路上,他已经看了我很多次,此刻终于忍不住的问我道。

坐火车的那一路上已经有不知多少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还不等我回答,凌云志他们在一旁就已经笑了起来,他们也一定发现这位大叔早就已经认出了我,不过现在才问出来,他们相信这位大叔一定思想斗争了很长时间。

车夫的大爷见周围人笑,已经知道猜对了,他忙拍着大腿开心的道:

“真是幸运呀!太好了,没想到凌军长能坐上俺的车,这是俺上辈子做了好事呀!凌军长,你坐了俺的车,是俺的容耀,俺可不能收你的钱啦!”

说着那位大叔忙着找钱,还要把车钱退给我。

“不,不,大叔你不收我们钱,我们现在就下车!”我笑着忙阻住那位大叔说,这些人小本经营,每一个铜币挣得都不容易,我当然不能退这个钱,主要是我也喜欢和这些百姓在一起的感觉,和这些人在一起没有什么压力,感受到的只是纯真和质朴,可以说是一种休息。

那大叔见我执意不收,也知道我们不差这个钱,于是他也就不在坚持,不过他对我们这一家更是热情。

这一路,他不停的给我们介绍着这里每一处山景,及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

谭雅她们喜欢聊天,和这位大叔聊得很是开心。

“嗨!你们这一家人可真好,都是好人,就是……”

聊到开心处时,那位大叔看样子是本想发一番感慨的,看样子应该是想赞扬下我们,但这时他说到一半的话突然欲言又止,停了下来,而且还露出很忌讳的眼神看了看我,之后就没有再说下去。

谭雅性格直爽,不喜欢藏着腋着,却见那位大叔话只说了一半的话就不再说下去,让她不舒服,她显然想把下面的话听全,也想知道那大叔叔转折语气后面藏着什么话,于是她忙问向那位大叔:

“大叔,你想说的是什么?想说出来就说出来听听嘛!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

“是呀!大叔你想说什么就和我们聊聊吧!我们不会怪你的。”梦柔也想听听那老汉的想法,于是也在旁边问道。

见我们都和善的望着他,那大叔抿着嘴唇,想了想,又狠了狠心,像似终于下定了决心的样子才终于说道:

“听说你们家,与界石蒋总统的关系很要好,我想让…,让你们劝劝界石蒋总统,现在整个盛华都是在和大郎人在打仗,他就不要再难为共好党了,大家都在抗战,他干嘛要难为共好党那?大家都是自己人嘛!”

“界石蒋怎么难为共好党了?”

听到这件事儿,我也好奇起来,其实我也明白,界石蒋那人肯定闲不住,他一定会对共好党搞些小动作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界石蒋对共好党搞小动作,就连这个赶车的老汉都看不过去了,居然帮着共好党说话。

共好党这群众基础未免太好了吧!让我很是不解,很是诧异!

或是,界石蒋怎么可能惹到眼前的这位大叔呢?

深吸了一口气,那位大叔像似又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继续说道:

“界石蒋之前承认共好党是军,那两年共好党有给提供粮食和衣服,他们就不收我们当地人的税,可自从界石蒋因为新四军的事情与共好党闹翻了之后,他们就不再给共好党粮食和衣服了,现在共好党养军队要吃饭,就只能再收我们的税!我的地少,交点税不算什么,我也不在意,只是共好党与同明党总是这样对立着,这样不好!真的不好!这不是便宜了大郎人嘛!”

说完后,那老汉又忌讳的看了我一眼,见我没发火他才放下心来。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老汉的意思,原来是界石蒋看到共好党发展势头很猛,他当然嫉妒,所以就停止了向共好党供粮供枪,这样一来,共好党只能向当地百姓重新收税,这才可以继续养活共好党的军队。

这样,也等于是牵扯到了当地百姓的利益,所以这老汉也想说两句话。

艘不科仇鬼敌察陌冷考陌最

“是呀!这真的不好!”

我表情尴尬的回应着老汉的话,但我心里很清楚,我对此无能为力。

这种事情,如果我去劝界石蒋,只会起到势得其反的效果,因为界石蒋已经知道我与共好党交往很密切,如果我去劝界石蒋,相信界石蒋一定以为是润东哥派我去做的说客,他是断然不会接受我意见的。

以前因为大郎帝国入侵的事情我劝过界石蒋两次,但都没什么用,而在这件事情上相信界石蒋更是不会让步。

界石蒋总是喜欢把关注点放在自己身边的队友,而去,帮助敌人,他依旧在坚持着自己那套远交近攻的理念,可,他在这个问题上已经不止吃了一次亏,到现在他也没有学会与身边的人合作。

其实,这种事情只能是界石蒋自己看得开才行!

后远不远独艘球由月技术远

界石蒋的心胸,现在应该说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整个盛华抗击大郎帝国的局势。

如果界石蒋把自己看成是整个帝国的总统,他把驱赶大郎军队做为首要目标,给共好党提供相应的武器和粮食,共好党就可以在大郎肚子里闹得不得安宁,那样不但是界石蒋剩下的那半壁江山会更加安宁,还有可能让共好党把大郎人打乏了,或许可以早日把大郎军赶出国门。

但,界石蒋一定会认为,自己出钱出粮支持未来的竞争对手,这会显得自己很傻。

不过在我看来,只要界石蒋脑子里还有这样的想法出现,其实他的胸怀就远没有达到帝国总统的高度,他依旧缺少包容力!

他依旧缺少接受另一种意见的能力,他缺少与持不同意见者合作的能力,简单说,就是狭隘!

这样的他,依然是只把自己当成了盛内的一个军阀派系而已,而不是总统。

这样做法的后果是显而显见的。

界石蒋不给共好党粮和枪,共好党在打仗时就不可能发挥出全部战斗力!

是的,共好党如果缺粮了,他们还可以向百姓收税来养活自己,但如果共好党没有魔法手杖没有火球弹,没有了弹药,他们共好党拿什么武器去打大郎军队?

这不是消极怠工,是根本没有弹药!

没有弹药,共好党如何去打大郎那强悍的军队?

与大郎那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去战斗,如果没有弹药冒然冲上去只是送死。

这必然会让共好党在大郎腹地内的进攻乏力,甚至有可能会让大郎军队逐渐积攒力量,会继续对盛华剩下的半壁江山进行侵略。

最近半年来,大郎重新对长盛沙连续发动了两次攻击,就可以说明,共好党在敌人内部牵制的少,大郎军队才会再次集结力量来攻打长盛沙,好在这两次是被我们给打了回去,但,这不能回避界石蒋这样做法的危害,而且这样做的结果,影响可能会更加深远。

究其根源,还是界石蒋这个人的想法不够长远,短视。

真不知道界石蒋这么做下去会有什么后果?

京都儿童口腔科好吗
长沙老年康复医院怎么样
安徽哪家医院专治疗白癜风
锦州癫痫病治疗费用
福州癫痫病医院到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