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天衍道途第一百七十九章喝水的难度

2020-01-20 09:46: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衍道途 第一百七十九章 喝水的难度

意境这种东西,完全是个人的体会,是一种言语不能的特殊感觉,是人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内心与神魂的结合而生出來的感觉,近乎于道,

武者近道,道者入神,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虚劲、真元,一步步走來,从凡人变成武者,然后武者变成修道士,明源之境,就是武者的理想乡,是武的尽头,是道的起始,

气劲震荡是“体”的修炼,而意境则是神魂的修炼,为的是让将來的明源之境不死之身更好的凝聚,

“喂,你还行不行,”狩日叫了石昊一声,他是在和石昊进行着意境上的切磋,

“再來,”

石昊在咬牙坚持着,第一千二百八十九次,

每一次石昊都感觉和狩日进行意境上的战斗,都仿佛是捉迷藏一般,还未來得及仔细体会,就被狩日轻易的给拘拿住了,梦幻之道,太过扑朔迷离了,

怎么破解,

石昊和狩日双眼直视着对方,气流在两人之间已经完全不能通过了,这是神魂影响到物质界的表现,这是神魂和神魂的较量,

每一次的交锋,都比真刀真枪砍在肉体上更为痛苦,但是石昊却是感觉每一次的交锋,捉摸不到对方的痕迹,而且每每短短交手过后,总有一种打到棉花上软绵绵的感觉,这种感觉简直让她吐血,

“我知道你的道路是天衍之道,从一到十,包容所有,所以步步脚印烙下,基础扎实无比,但是别忘了,你体内的东西同样也是你的力量,”狩日的声音突然传在了石昊的脑海之中,

体内的东西,

“完美之精,推算大衍,破除迷幻,”石昊猛地醒悟了过來,他始终是应用这些东西太少了,始终是想凭借自身的力量,

石昊终于看清了,

在神魂空间之中,狩日是一名英俊的有些妖异的男子,而他现在的形态却是如阶梯状将空间一片片分割开來,每一片空间内蕴一个自己,他的每一次交锋都是击打在了神魂分割开來的狩日身上,每一次凶猛的撞击,都仿佛被这种奇异的形态给轻轻化解掉,宛若果冻受力一样,轻轻晃动,劲道分散,

但是,现在石昊终于把握到了狩日的真正位置了,

“土之源泉,大地之震颤,”

轰,宛若远古巨象单脚一跺,宛若蛮荒之中兽群在嘶吼,

“不好,我闪,”狩日也沒想到石昊的动作如此之迅速,那种游刃有余的状态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狩日突然姿势轻柔起來,却是动弹的如同天花乱坠,随着一波又一波的神魂冲击,把握到了那个关键的共振点,微微轻弹,即使是在感官无比敏锐的神魂交锋之中,也是同样令人眼花缭乱,头晕脑胀,神魂迷离,朦胧入梦,

“天衍之途,步履从容,道印深刻,明瞳一切,”

这才是真正的交手,这才是真正的对撞,

“怎么样,滋味不错吧,硬吃了一记,”石昊清醒了过來,浑身汗如雨下,如浆液一般,他现在整个身体都发软了,手指都不想动一下,喉咙更是干渴无比,宛若内心一把火在毒毒燃烧,但是即使这样,依旧是强装硬气对着狩日说道,

“你这小子,太容易动真格,下次不和你玩了,”反观狩日,也是好不到哪去,和石昊半斤八两,四肢大张,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吐着舌头大喘气,他在神魂空间之中才会保持人类的形态,意识返回物质界后又是回到了猫身之上,

“水,快点拿水过來,本猫要渴死了,”狩日翻了个身子,肚皮朝上,大喊道,

“这里有酒你要不要,上次搜刮过來之后还沒用过呢,”吞天鼠跳到桌子上,脚尖踢了踢狩日,确认狩日已经沒有能力站起來了,

“要的,要的,水行世家的酒,听说很是舒爽呢,”狩日眼巴巴看着吞天鼠身边的那一大坛美酒,撑了撑身子,发现也是有些发软,

“既然你说要,那就全给你好了,不用谢我哦,”吞天鼠直接一把把狩日抄了起來,回头扔进了酒坛里,

“你,你这死老鼠,给我等着,咕噜咕噜····”狩日发出了怨念的诅咒,却是让酒呛了一口,

石昊无奈的看着这两兽,对于被糟蹋的美酒,倒是不怎么心疼,因为已经司空见惯了,当糟蹋成为一种习惯,并且有能力这么糟蹋之后,感觉糟蹋东西还有一种蛮不错的快感,这是狩日教导众人的理论,

“公子,给你,”

墨瑞晶依旧是那么的体贴,马上來到了石昊的身边,手中撑着一个盘子,里面是一杯清神水和绸帕,清神水是宝石世家所酿造的,不对外出售的一种水质,硬要算起來,应该是族内,不过以墨瑞晶和石昊的关系,自然是享受到了这些,

水的温度,不热不凉,刚刚好,虽然以石昊的体质來说根本不在意这些,但是被墨瑞晶这样仔细贴心的对待,说不暖心那是骗人的,

石昊抬了抬手,非常迟钝且吃力,头脑发出的命令,到了身体之上总有一种延迟之感,这是神魂力量消耗过大的后遗症,

“额,那个你先放旁边吧,等下我就喝,”石昊尴尬的一笑,手无力的放在了把手上,不是身体虚弱,而是神魂虚弱导致身体操控力度下降了,

“那···公子我來喂你把,”墨瑞晶脸上一红道,他看出了石昊此时的窘境,

“好啊,怎么喂,”石昊高兴道,他此时还沒有觉察出不对,

“当然是···这样了,”墨瑞晶露出小计谋得手的笑容,轻含一口清神水,直接将秀口递了过來,

嘴对嘴,

“呜··唔,”当唇齿相接触的那一瞬间,石昊才觉察出來这侍女的小心思,不过呢,本公子虽然动不了手,但是动舌头可是沒问題的,

咕咚,咕咚,

这一口水,足足喝了快五分钟,

“这口清神水,可真甜,”石昊看着墨瑞晶那娇羞的脸庞,忍不住出言逗她,

“公子,你这人,真是的,”墨瑞晶羞得连头都不敢抬起來了,直接将盘子往桌子上一放,竟然羞跑了,

“等等,我还沒喝够呢,”石昊苦恼的看了看近在眼前的清神水,又看了看渐渐离去的墨瑞晶身影,回想起自身现在的状况,忍不住出声喊道,

结果,他这一喊,墨瑞晶走的更快了,用上了身法,直接就不见踪影了,

“哎····”石昊长叹一声,

而一旁的吞天鼠窃笑两声,眼睛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般,直接背起酒坛就走了,

“咕噜咕噜···快点放我···咕噜咕噜···出去,”狩日在酒坛内无力的呼喊,却是谁都沒听见,

···

······

·········

吱呀,

石昊的房间被人轻轻推开了门,迈入了两只小脚,

“我说,你们怎么來了,,”身体如同受到火烧火燎一般感觉的石昊因为自己沒有能力去喝那杯清神水,只好采取了闭目养神的状态,回忆着与狩日一战的种种,听到房间门被推开的声音,石昊立刻睁开了双眼,惊讶的发现,竟然是这两人,

石乐和梅慕艺,

“怎么,我们两人就不能來吗,”梅慕艺反而反问道,

“额,那个沒事,能來能來,”面对气场越來越强的梅慕艺,石昊此时机智的选择了赞同,

“我们听说哥哥大人受了伤,不能动,所以來看望下你,”石乐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然后仔细看了看房间内沒有任何人,确定之后,才掏出了随身带的东西,

“鸣乐酒,,”石昊直接叫了出來,

血公主也是掏出了一件物品,

“抚魂水,,”

“你们···真是太好了,快点给我喝吧,”石昊本來本着眼不见心不馋的觉悟闭眼不看清神水的,不过看到这两样东西后就转不开眼睛了,因为这是能恢复他自身的东西,

“好的,不过呢,哥哥大人,我们有个条件哦,那就是我们也要向瑞晶姐姐那样喂你,”石乐点了点头,将瓶盖打开,一股酒香顿时充溢了满屋,

“什么,”

石昊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吞天鼠你这死···唔唔,

梅慕艺更是直接,含了一口抚魂水,直接就是将那秀口递了过來,彻底将石昊现在唯一能动的地方封住了,

唔唔,

喝个水好难,

石昊内心发出了怒吼,但是嘴上却是老老实实的如饥似渴的吮吸着那唇齿之中的甘甜,

“不要感谢我,不要感谢我~~我是一只好老鼠~~哦也,”吞天鼠一边哼着不成曲调的曲子,一人陶醉了,

“接下來,你要喝什么呢,好苦恼啊,”吞天鼠看了看面前摆放的诸多坛子,有些难以决定,拍了拍身后的酒坛子说道,

酒坛之中,狩日醉眼朦胧,已经彻底将酒坛的就全部喝掉了,浑身发软到一定程度了,肚皮暴露出來,非常明显的鼓了起來,

“我已经···嗝,喝不下了,嗝,再也···嗝,喝不下了····”

ps:赶紧写,赶紧发,轻狂马上回学校,又是一轮的噩梦就要开始了···

长沙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陕西治白癜风最好的专科医院
梅州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内蒙古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